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女皇二代

更新時間:2020-01-11 06:32:41

女皇二代 連載中

女皇二代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桃貓 分類:言情 主角:唐炎,李怡婷

小說主人公是李怡婷的小說叫做《女皇二代》,是作者桃貓最新寫的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不不,婢子和弟弟名字低jian,還請貴人賜名。”小姑娘想起在人牙行里牙婆的教導,趕緊把已經說出口的話改了口。........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汴京城一共有5個城門,分別是正南的安化門,西邊的光華門和崇化門,東邊的延旭門和延興門,另外皇宮后還有一個通往西山的重玄門,但這個門是只給皇室通行的,其他人并不能使用。5個城門又分成3個小門,左右小門一個進一個出,中間的大門供皇帝和有公務在身的人使用,平日是不開的。

李怡婷出城,就是走的安化門,出城的時候需要一個個的排隊檢查之后才能放行。一般來說,城內沒什么大事,城門官檢查得都不會太過于嚴格,只要身份牌和人看起來差別不大,一般都會放行了的。李怡婷作為一個經常和小姐妹溜達出郊外別業玩耍的汴京城一霸,在各城門處都混了一個臉熟。

在城門處查驗身份的時候,城門官還熱情的打招呼說:“喲,李小娘子這是出門賞花???還是出門踏青???”

“出門游玩一下,這車上的是我家下人?!崩钼冒褣煸谘g的身份牌遞給城門官,城門官口中說著例行檢查,接過玉質的身份牌在手中晃了一圈就遞了回來。

李怡婷接過玉牌在腰間掛好,催動身下的馬兒朝汴京城外走了出去。

出了城門,就只能沿著官道邊的土路走,很快,細細的黃土就揚了起來,李怡婷嫌這太臟,把馬兒的韁繩讓趕車的小弟拿著,自己鉆進了車廂里坐著。見李怡婷進來,姐弟倆的姐姐很是拘謹的挪到了車廂里的小角落里,低著頭也不敢說話。

李怡婷無事,靠著車壁,懶洋洋的問:“昨日匆忙,還沒問你姐弟二人的名字?!?/p>

“我,不不,婢子和弟弟名字低jian,還請貴人賜名?!毙」媚锵肫鹪谌搜佬欣镅榔诺慕虒?,趕緊把已經說出口的話改了口。

“抬起頭來我看看?!崩钼糜行喝の兜挠民R鞭抬起了小姑娘的下巴,這讓后者臉都紅透了,像已經成熟了的蘋果。

這小姑娘眼睛圓圓的嘴巴圓圓的臉也圓圓的,看起來很可愛,就是頭顯得有些過大,看起來頭重腳輕。洗漱干凈了之后,換上李怡婷買的衣服,看上去也一枚白嫩。白嫩的小娘子,如果不是身子瘦瘦小小,一點也想不到是已經賣身為奴的。

“我家沒有替奴改名的規矩,你原本叫什么便是什么,若是名字不堪,日后我只喚你姓便好?!崩钼梅畔铝笋R鞭,轉頭又看起了窗外的風景。

小姑娘扭扭捏捏了半天,才小聲的回答:“婢子家姓黃,家里都喚婢子作阿花,婢子的弟弟叫狗兒?!?/p>

“噗?!崩钼秒m然以前也聽過百姓家的孩子有取名叫豬兒狗兒的事,但是真人卻是第一次見到,忍不住噴笑出聲,但見到阿花的臉羞紅的想要滴血了,轉而把喉間的笑聲化為了咳嗽,她說,“那日后我便還是喚你阿花,你弟弟的名字不雅,日后你問他若是想改名我可以替他想一個,現在就喚作阿黃便是了?!?/p>

“是?!卑⒒ㄟ€是低著頭。

趕路很無聊,李怡婷有一搭沒一搭的跟阿花聊著天,順便也把她自己的情況介紹給阿花,至少要讓阿花知道自己的主人家是誰。在聽到李怡婷竟然是李丞相家的小娘子,阿花的嘴巴已經變了O型,再聽到李怡婷現在正在逃家中,阿花的直接嚇得竟然瞪圓了眼睛盯著李怡婷看。

“噗,你這是什么鬼樣子?”李怡婷好笑的捏捏阿花的臉頰問。

阿花回過神,也知道自己這個樣子很不對,趕緊低下頭,結果沒兩秒鐘又很是認真的抬起頭對李怡婷說:“小娘子,你逃家是不對的?!?/p>

“沒事沒事,”李怡婷沒忍住,又伸手拍拍阿花的小腦袋,笑著說,“我阿爹放我出來,該是故意的,我也正好想離家到處走走?!?/p>

“為什么?難道你爹爹也?”阿花臉上浮起了同情。

李怡婷知道她想歪了,畢竟阿花和弟弟是被親爹賣去牙行換錢還賭債的,這年頭雖然禁了拐賣的孩子,但像是自賣自身或者父母帶來賣的孩子,是合法的。李怡婷卻沒有糾正阿花的想法,她也是昨天夜里才想通了的,才明白過來爹爹的打算。不就是老狐貍不好當面下了王大將軍的面子,只能由小娘子出面來拒婚,哼唧,也就是她這樣聰明伶俐的小娘子才能明白爹爹拐彎抹角的想法,換作別人,怕是要先把自己氣得投繯了。

到下一個城市,一定要寫一封信回家罵罵自己的爹爹。李怡婷暗暗在心底里打算。

離汴京不過20多里路就是一座縣城,名為范縣,李怡婷的車馬到了辰時也已經排在了入城的人流里了。范縣并不大,整個縣城也只有一條供4輛馬車并排走那么寬的大街而已,其余都是窄窄小小歪歪扭扭的巷子。大街是直通縣衙的,李怡婷并不認識此縣的官員,也沒想過要以丞相女的身份去壓服縣衙的人,便只在街旁找了家客棧去投宿。

當然,李怡婷找的是范縣里最大最好的客棧,要的也是天字號房。

店家看李怡婷的穿著打扮,就知道是有錢人家的小娘子,當下殷勤的伺候起來,掌柜的親自帶著李怡婷和阿花進房間。阿花要伺候李怡婷起居,自然是跟在李怡婷身邊,阿黃作為男仆和車夫就只能睡到店鋪里的馬廄旁了。

“小娘子不知如何稱呼,這是從哪來要到哪兒去???”掌柜的在打開門天字一號房的房間門后說,“我家的房間自然是全范縣里最好的,鋪蓋都是新換的,小娘子若想要熱水,隨時招呼一聲便可?!?/p>

“我家中姓李,木子李,店家稱我李小娘子便可?!崩钼貌⒉淮蛩愀乒竦亩嗾f什么,她在范縣也不過是路過,停留幾天也就離開了,她吩咐阿花道,“一會你將屋內的鋪蓋收拾了交給掌門,將車上的東西拿過來鋪上?!?/p>

“是,小娘子?!卑⒒ɡ蠈嵒卮?。

掌柜的也沒說什么,像李怡婷這樣看著就是大戶人家的小娘子,出門在外不愿睡客棧的鋪蓋都是正常的,嫌不干凈。越是像李怡婷這樣自帶鋪蓋的,說明家中條件越好,出手就越是大方,掌柜的只有高興沒有反感的。當然,掌柜的也沒有主動去幫阿花收拾chuang上的鋪蓋,而是老實等在門口,等阿花收拾好鋪蓋之后交到他手上。

看到掌柜的如此識趣,李怡婷倒是來了交談的興趣,笑嘻嘻的問:“掌柜的,不知你家店里可有什么吃食?我肚子餓了?!?/p>

“有的有的,我家的鹵豬頭肉是招牌,遠近聞名?!闭乒竦牟耪f完,臉就白了,他忘了,家境好的小娘子怕是不喜歡豬頭肉這種看起來不好看的食物吧!

“莫慌莫慌,你先拿一碟上來我嘗嘗,可還有什么酒?”李怡婷大笑,她平日和閨中密友,就是汴京城中那群招搖過市的小娘子們,一起去東市時可沒少吃這樣的菜,最大膽的時候還咬了一口烤羊**,吃起來也就那樣,并無什么特殊。

“小的店中有燒刀子,也有桂花釀,不知李小娘子要哪樣?”掌柜的松口氣,看起來這位李小娘子很好說話不難伺候,這就好。

“要桂花釀吧!”李怡婷答。

“那不知李小娘子是要在房里用,還是到樓下的大堂處用呢?”掌柜的試探著說,“我家的大堂有說書的先生,今日正在講封神榜,很是精彩?!?/p>

“可以,那就在大堂用了?!崩钼棉D身交代阿花,“你趕緊把東西鋪好,也下樓來一起吃,叫上你弟弟?!?/p>

“是,小娘子?!?/p>

阿花應完李怡婷就跟著掌柜的下了樓。掌柜的也不敢把李怡婷隨意安排在大堂中間,而是找了一個靠窗又有屏風遮擋的,相對獨立的桌子。等李怡婷坐下后,掌柜的馬上親手端上來兩碟小菜,一碟水煮花生,一碟做成小手指大小的麻花。

“喲,掌柜你這的麻花倒是有趣,我在汴京也沒見過這么精致的小麻花?!崩钼昧⒖炭淞司湓?。

掌柜的嘿嘿一笑,說:“當不得李小娘子夸獎,這不過是我家婆娘做來哄小兒子的,也沒什么特殊,只胡亂吃個有趣而已?!?/p>

“這是今日的飯錢,其他的另結給你?!崩钼锰统鲆恍〗倾y子大約也有兩三錢的樣子,遞給掌柜的,然后說:“除了要那豬頭肉和桂花釀,其他的你看著給我上,還有我那兩個下人的?!?/p>

掌柜的接過銀子,眼睛都笑彎了,他說:“李小娘子放心,你這桌的吃食小的會吩咐我家婆娘親手整治,別的不說,這一定是干干凈凈的給您端上來。還有您的兩位下人也一定安排好,一定安排好?!?/p>

李怡婷沒再理他,揮揮手讓他下去準備,自己無聊聽著說書的先生說書。

很快,掌柜的安排好的飯菜就端上來的,鹵豬頭肉是肯定有的,不過端上來的是一片片切的三指寬碼的整整齊齊的肉片,完全看不出是豬頭肉的樣子。剛才李怡婷路過大堂里其他桌子時,其他桌子上擺的豬頭肉都是亂七八糟的,也不知道這一盤子肉花了老板娘多少心思。

鹵豬頭肉味道倒也可以,但相比起來,李怡婷更愛另一道松鼠桂魚和醋拌小面。

阿花下樓的時候要過來伺候李怡婷吃飯,李怡婷沒讓,擺手讓她自己吃飯去。阿花和阿黃被掌柜的安排到了另一張桌子吃飯,給上了白米飯,也有大饅頭,另外還做了一道京醬肉絲和一道自家做的小咸菜,這讓幾乎沒怎么吃過肉的阿花和阿黃感動極了,阿花更是默默的掉了一會眼淚。

“阿姐,我們要不要去給小娘子磕個頭?”阿黃有些惴惴的。

阿花卻搖了搖頭說:“小娘子不喜歡這樣,我們日后記得小娘子對我們的恩典,好好聽小娘子的話便是了?!?/p>

“好?!卑ⅫS點點頭。

女皇二代章節目錄:

猜你喜歡

  1. 穿越女強
  2. 古代短篇言情
  3. 熱血爽文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