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皇后的奮斗日記

更新時間:2020-01-12 16:54:00

皇后的奮斗日記 已完結

皇后的奮斗日記

來源:掌文 作者:晴小空 分類:言情 主角:蕭楚淵,白若憐

最新熱門小說《皇后的奮斗日記》是一本難得的劇情極佳的作品,講述了蕭楚淵,白若憐之間的精彩故事,十年前,大涼與西平開戰,兵馬大將軍白知禮為保家人平安,將她們送進深山?;眿邒邽閳笏匠?,偷換大涼公主為白家嫡長女,并伴隨她長大,暗中操控全局。十年后,原本被拋棄荒野的白清月,成了江湖勢力春風堂的堂主…………自古以來,皇后的奮斗日記里就只有一個主題:干涉朝政,作空后宮!不服,放忠犬咬你!……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五章 是神醫也是鬼醫

一連三日,進了白府的大夫沒有一個診出老夫人是何病癥的,白若憐更是日夜不離其身旁,累脫了形。

府里謠言漸起,都說白清月是不詳妖物才害的府里災禍連連。

這日,白若憐請纓去找京平有名的神醫扶桑,來醫治老夫人,就連白知禮都贊她純孝。

白若憐一走,伺候人的活就落在了白清月身上,她也確實事事親為,花嬤嬤皆看在眼中。

……

又是連夜小雨,一如白清月入府那日。

她剛為老夫人擦了身,就見花嬤嬤帶著一大幫子女眷進來了。

"大小姐回來了,神醫也一塊跟著回來了。"年逾半百的臉上是掩飾不住的欣喜。

大房、二房的女眷擠在小小的內室里,男子則站在外廳,等候神醫。

白清月一聲不吭地繼續做手上的事,直到嘩然驟起。

簾子被撩開,神醫扶??粗苁悄贻p,不同于楚王的邪肆,渾身氣度溫文爾雅。

"這位便是神醫吧,我家老夫人的病有勞了。"只要不沾上白清月,大太太還是很端莊達理的。

扶桑點點頭,也不在意里圈外三圈的人,坐在chuang榻邊朝白清月一笑便診治起來。

沒有片刻功夫,他收回手認真對著眾人道:"老夫人的病并不難治,只是需要一味藥引。"

"神醫請講。"白知禮很是著急地問道。

"人血。"扶桑淡淡說道,余光瞧著白清月不放。

原本喧騰的場面冷了下來,白若憐朝身邊的槐嬤嬤使了眼色,走上前去。

"用我的血吧,只要能救老夫人,讓我做什么都甘愿。"她一副大無畏的樣子將眾人感動的夠嗆,大太太更是淚落簌簌。

此時槐嬤嬤也跑到她身邊,聲淚俱下道:"萬萬不可啊,大小姐今日為了老夫人的事夜不能寐、食不下咽,如今再出血怕是活不成了啊。"

主仆二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相得益彰。若是白清月猜的不錯,下一步便是要逼她出血了。

一時之間,大太太和白若憐抱頭痛哭,不知道還以為是老夫人已經去了呢。

"白府丫鬟婆子這么多,又不是非得用姑娘們的血。大姐還是別哭了,老夫人無大礙應是喜事。"白清月冷冷開口,一針見血。

這話說的一點不假,本來還沉浸在感動中的白知禮和白娉婷,聽見這話也開了竅,再聽白若憐的哭嚎也膩味起來。

"二妹這話說的未免太不近人情些吧。"郎朗男聲插了進來,甚是陌生。

她抬眸看去,是兄長白遠,稱呼雖是得體,但話中親疏立見。

見氣氛不對,扶桑大笑了幾聲:"剛剛不過是在下開的小玩笑,老夫人的病癥開幾服藥便能痊愈,各位不必憂心。"

都說神醫扶桑陰晴不定,好開玩笑,今日一見果然不假。

"今日真是多謝神醫了。"白知禮行禮道謝。

扶桑搖搖手:"若說謝,倒是真要謝你們白府的一位姑娘。"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白若憐的身上,既然是她將人請來,那神醫所說也自然是她。

大太太拉著她的手打趣道:"若憐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這孩子就是心善純孝。"

白清月站在一旁,內心毫無波瀾,眸中譏諷一閃而過。

"大太太真是說笑了,"扶??聪虬兹魬z,不帶半點溫度,"在下與白大小姐并不熟悉,不過才相識,怎會為她來救治老夫人呢?要知道就是皇帝請我,我也照樣可以不去。"

在場眾人的臉色陡轉直下,誰也沒想到扶桑竟口出如此狂言。

白知禮也有些面上無光,朝堂江湖一直兩不想交,不同于政權晦澀,江湖門派的勢力更是紛雜難分。

"那不知神醫是為誰而來呢?"白若憐幽幽開口,語氣怨懟,好似扶桑是那拋棄她的情郎。

沒有回答,他轉身到白清月前站定,語氣溫柔:"綰綰,許久不見,你可還好?剛剛忙著診病,沒有與你說話,可不要怪罪扶桑哥哥。"

白清月啞然失笑,這人的性子一如當年,怕是在得知白府老夫人病重他就在籌劃了,不過是為了給她撐腰罷了。

"如你所見,我很好。"

說起兩人相識,要追溯到五年前,白清月誤入密、林狼穴,深受重傷,是采藥的扶桑將她救回,還強行認她做妹妹。

"我倒是覺得你一點都不好,"扶桑又轉回看著白家眾人,"綰綰與我雖無血緣,但卻如我親妹,你們白家不要她,沒關系,醫門要她。今日我上府不過是為了探望一二,日后若是讓我知曉綰綰不順心了,醫門便與白家勢不兩立。"

白清月站在他身后,心里暖的發脹,對自己說:你瞧,白家的感情也不是那么重要,你還有這么多勝似血親的人,莫要辜負他們。

槐嬤嬤陰測測的看了扶桑一眼,將自己隱匿入了人后,低頭當起木樁子。

白知禮本來是懷疑白清月的身份的,可現下看著她和扶桑的關系,再看看那張肖似他的容貌,心再一次動搖了。

"你們醫門要她,那正好,趕緊把她帶走吧,先是楚王后是神醫.....白清月你勾人的本事是不是和你娘一樣好?"

大太太這話其實不是說給白清月聽得,而是說給白知禮聽得,她看出了自家夫君的動搖,才不得已出口相傷。

扶桑眉頭緊鎖、怒極反笑,沉下聲音說道:"大太太,我扶桑能救人也能殺人,是神醫更是鬼醫,今日這話最好別再讓我聽見第二次,不然......"

男人的威脅白知禮的警告使她身形晃了晃,大太太不覺得自己有什么過錯,憎恨外室女,不是再正常不過嗎?

自始至終她都沒想過,白若憐是冒牌貨,而白清月才是她真正的女兒,也正因為如此,她的后半生在悔恨與癲狂中度過,得不到寬恕。

猜你喜歡

  1. 娛樂圈寵文
  2.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