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無限之最強人王

更新時間:2020-01-07 21:59:06

無限之最強人王 已完結

無限之最強人王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曹小心 分類:異能 主角:曹小心,佚名

小說主人公是曹小心佚名的小說叫做《無限之最強人王》,這本小說的作者曹小心所編寫的異能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路誓念的身體被沒有手掌的手臂砸中,路誓念的*前發出啪的一聲脆響,整個人再一次被抽打的飛了出去。...。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路誓念吐出嘴里的鮮血,從懷里掏出了一把劍柄,嘴里喃喃的道“幸好從曹小心哪里要來了這把劍,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p>

嘴里嘀咕著,路誓念用手按動劍柄上的按鈕,一把閃著綠色光芒的激光劍出現在。

這是高科技裝備,未來科技中近戰的王者武器,無堅不摧的激光劍。

變異體早失去了理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像是一個巨大蒲扇一般的巴掌,對著路誓念抽了過來。

路誓念舉著激光劍,對準抽過來的巴掌砍了下去。

無聲無息,沒有一點聲音,只有一股焦糊味傳出。

變異體的大巴掌,從手腕處,被路誓念整個砍斷,沒有液體流出來,在斷裂的手腕處,只有焦黑一片。

砍斷了變異體的手掌,路誓念快步沖到了變異體的身前,激光劍散發著刺目的光芒,插進了變異體的左%。

路誓念橫切激光劍,把變異體的左手,從肩膀處整個切下來。

變異體再一次嘶吼一聲,斷了手掌的右臂砸了下來。

路誓念的身體被沒有手掌的手臂砸中,路誓念的*前發出啪的一聲脆響,整個人再一次被抽打的飛了出去。

這一次他緊握著激光劍,并沒有丟失。

變異體對著路誓念追了過來,嘴巴大張,滿嘴的牙齒突現著,它打算一口將路誓念吃下去。

路誓念強忍著身體的疼痛,舉起激光劍,對準壓下來的嘴巴,****。

變異體怎么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它只知道,活著的人類可以吃,路誓念現在就是那個活著的人類。

至于路誓念手里的激光劍,被它早已經忽略了。

激光劍插進了變異體的嘴里,路誓念用力攪動激光劍,把變異體的牙齒全部絞斷。

變異體被攪動的滿嘴向外噴灑著血肉,他的手臂張開著,好像要抓住什么東西似的。

只可惜,一只手臂的手掌已經被斬斷,另一只整個都被斬掉。

路誓念一聲悶哼,把激光劍用力向上抬,變異體的腦袋被整個剝開,一股惡臭的液體夾雜著腦漿淋了路誓念一身。

變異體那巨大的身軀砸來下,把路誓念整個人都砸在了下面。

路誓念手里的激光劍一劃,把變異體剝開,內臟什么的淋了一身。

路誓念強忍著惡心,把身上的內臟碎肉什么的推開,把激光劍收了起來。

這玩意可不能讓安迪看到了,如果問起來,那就麻煩了。

“嘭……撕拉”

路誓念轉頭看去,原本被路誓念和安迪堵好的門,被打穿,沙發家具什么的全部被撕裂。

感染者人群經過了這么長時間的努力,終于要沖進來了!

路誓念也不管身體上的疼痛了,趕忙跑到另一個房間,抽出激光劍,一劍劈在墻上。

激光劍多么鋒利,路誓念只是輕輕的在墻上畫了一個圓圈,整塊墻體都碎裂了下來。

“轟……噼里啪啦”

一聲巨響,夾雜著一陣破碎家具,亂七八糟的散落在地上。

路誓念忙緊跑幾步,一只腳邁進了破洞.里,回頭看到了昏迷在地上安迪,嘴里輕嘆一聲“死就死吧?!狈磙D回來。

沖進來的感染體們,張著雙手,嘶吼著撲過來。

路誓念緊跑兩步,把地上昏迷中的安迪架起來。

幾只感染體迅速沖過了他們兩個人,他們陷入了包圍中。

路誓念一手架著安迪,一手持著激光劍,等著感染體們的**。

這群感染體卻像沒看到他們一樣,向那個大洞沖了過去。

路誓念驚訝了一下,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電影里面曾經出現過一個鏡頭,就是一個涂滿感染體血液的小混混,從一個女感染體身邊走過,那個女感染體就沒有攻擊他。

難道這個惡臭的液體,真的可以讓感染體誤認為是自己人?

渾身沾滿血水的曹小心,正看著走廊上的血水,所有的血水都在匯集,一起朝向走廊的深處,如同小溪水一般流過去。

這些血水不斷的往里流動,如一條條的血紅色的小河,蜿蜒一道道血色的痕跡,向著走廊的最深處蔓延而去。

曹小心沿著血水蔓延的地方,一步一步向里走去。

走了至少快有五分鐘了,曹小心算了一下自己的腳步,每一步大概八十公分左右,自己走了大概有四百步左右,路過了至少十張門,沒有遇到過一個感染體,也沒一個普通人,只剩下走廊里面密密麻麻的尸體。

地上的尸體太多了,多的數都數不過來,匯集的血水都已經將曹小心的腳全部淹沒了。

每走一步,帶動的血水,嘩嘩作響。

而且這些血水里面,浸泡著無數具尸體,那些尸體都蒼白無比,干枯而瘦弱。

曹小心俯**身子,輕輕摸了一下這些尸體,只剩下皮包骨頭了。

不僅僅是血液,甚至連他們體內的液體怎么不見了?難道這些血水全是從這些尸體里面抽出來的?

這些血水到底是去哪里?前方到底有什么?為什么讓我從心里對前方有種顫栗的感覺?

這是一種打心底出現的顫栗,仿佛有一種陰寒把曹小心整個包圍,讓他呼吸越來越困難。

曹小心止住了腳步,不敢再往前走了,這個陰暗的走廊,彌漫著一種讓人無法呼吸的壓抑。

曹小心站在血水里面,看著遍地的尸體。

狠狠的一咬牙,不管怎么樣,至少要弄清楚,前方到底是什么怪物,到底是什么東西,我們面對的是什么?

不管如何,都要去摸清,至少也要掌握一些情報。

自己手上拿的是未來科技的槍械,應該可以干掉這只怪物。

曹小心一邊給自己打氣,一邊慢慢的向前走去。

濕滑的手,緊緊的握著激光槍,好像這樣能讓他產生一些安全感。

就過去看一眼,能打就打,不能打的話,跑還是應該可以逃走的。

沿著血水,曹小心慢慢的向里面走去。

不對,前面雖然也是沒過腳脖的血水,但是,血水不是往這里流走的。

是這扇門!

曹小心看著身邊的門,血水都在向這里面流去。

這是一張普通的木門,朱紅色的漆面,門上還貼著一個大大金色的倒福字。

朱紅色的木門上,還殘留著鮮艷的血紅色。

曹小心伸手摸了一下門上的血跡,這是?新的血跡?有人來過?是誰進去了?

新人嗎?不對,如果是新人,他們應該沒有膽子進入這里。

那是誰?路誓念?不,不應該是他,他那么聰明,絕對不會進入這里。

不管了,先進去看一下,就知道到底是誰進入了這里。

曹小心伸手推了一下門,很牢固,根本無法推開。

曹小心舉起了手上的激光槍,對著了門鎖,想用激光慢慢的把門鎖烤化。

誰也沒有想到,就在他扣動扳機的時候,一道刺目的激光直接射了進去,融化了門鎖射進了門里。

曹小心驚嚇之下,忙把身體貼到了門口處的墻上,等著看看里面會不會跳出來一個什么感染者變異體什么的。

過了至少五分鐘之后,里面沒有一點動靜,也沒有一絲聲音。

曹小心納悶的把眼睛貼在了門洞上,透過門洞往里看,血水在地板上形成了一道長長的溪流,在衛生間的轉角處消失。

而且整間房子,除了地上那道長長的血溪,其他地方都干凈的一塵不染,也看不到一根人影。

長長的血溪和干凈的地板,形成了一個古怪而詭異的房間。

曹小心慢慢的把門打開,輕手輕腳的走了進去。

這個房間不算豪華,里面到處還貼著搖滾的海報,桌子上還放置著幾十粒綠色的藥丸。

這個應該是含帶病毒的那個藥丸了?

曹小心拿起幾十粒藥丸,放進了自己的戒指里面,路誓念說了,這玩意陰人非常好。

然后,順著血色的小溪,一點點的向衛生間走去。

衛生間的大門沒有關,一個赤**著上身的男人,被對著大門,坐在了血水里。

渾身上下紋刻著無數的紋身和傷痕,光著頭,脖子里帶著一條赤金項鏈。

這個人,是那個饒舌的搖滾歌手!尼瑪,在電影里面,他就是一個變異的玩意,在這里不用說,一定是。

曹小心慢慢的把手上的激光槍舉起來,一道刺目的激光射出來了,一下子就將饒舌歌手的腦袋打爆了。

這么容易?

“啪噠”

一滴水從上面滴在了曹小心的手上,過了一會又是一滴,啪噠。

那個饒舌歌手,半坐的身體并沒有倒下,讓曹小心不敢放松,緊緊的盯著那個無頭的軀殼。

“啪噠”又是一滴水,這一滴水打在了曹小心的手指上。

曹小心感覺冰涼,又癢癢的難受,就順手在身上擦了。

手上鮮紅一片,這不是水,這是血。

曹小心抬頭向上看去,一具具尸體,被一個個白色的鉤子掛在了天花板上。

里面有兩個人,曹小心特別熟悉,那是沈冒和向季。

兩個人都睜大著雙眼,雙眼透露著無限的恐懼,白色的鉤子從他們的咽喉處**,透過后腦。

“啪”

一聲清脆的骨折聲響起。

曹小心低下了頭,看到面前站了一個極為丑陋的人,睜著一雙幾乎看不到瞳孔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曹小心。

沒有毛的頭上,透著無數的裂痕,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大腦在蠕動。

%上上裂出了一道長長的痕跡,痕跡上面布滿了蒼白的肋骨。

一根根層差不齊的并列在痕跡上。

猜你喜歡

  1. 都市異能
  2. 玄幻仙俠
  3. 熱血爽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