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君引九泉

更新時間:2020-01-11 05:24:27

君引九泉 已完結

君引九泉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上玖殿下 分類:仙俠 主角:云清,白染

君引九泉小說閱讀,女主角為白染的小說名叫君引九泉,是最近非常熱門一部仙俠小說,故事情節很生動,題材新穎,讓人眼前一亮。人物形象塑造得也很成功!君引九泉主要講述了:去人間的消息諦聽乃是第二日才知曉的,只怪他糊里糊涂睡了一整日,待我們出發時令影才將他從九慶殿給請出來。彼時他還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乍一聽要去人間,立馬開始操心起有沒有帶夠銀兩衣裳的事情。......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如今想起來,那日的事情著實兇險,還好我當時發現了他身上的傷,又出于腦子抽筋的關系,將他救了下來。

閻君裝作無辜:“本君倒也想提前通知你,只是本君的人還沒到九泉衙門,你便宣召了司藥前去。本君料想你與他是碰面了,便省了這一趟。原本本君倒還關心,你是否會礙于他太像帝曄了,心存芥蒂見死不救,現在看起來,你對他倒是很仁義,竟容他在九泉衙門住下?!遍惥笕藬n好折扇八卦:“小染,你該不會是對那帝曄,余情未了吧?”

“不會?!蔽业姆磻跏谴?,猛地站起身,氣息紊亂,“我與他之間的恩怨,早就散了。若說我們之間非得有些什么,我想,應該是悔吧,他后悔帶我出來,塑我成魂。而我后悔,當年將他當作親人?!?/p>

閻君亦是理了理一身月白色的袍子起身:“你們之間,既是什么都沒了,那也不必再為此事介懷,至于那名云清神君,你準備如何做,便如何做。人間的事情,本君也有所耳聞,本君料想你不日便要親自前去人間,今日來順道囑咐你一件事情,你在冥界時日太久,身上的仙氣早在多少年前便被陰氣給壓住了。你與諦聽都是冥界之官,而此次上去必然會與九天上的那些神仙打交道。你府中如今還住著一位神君,你不如帶著他,一來可借他身上的仙氣替你遮遮人間的陽氣,二來,你也無須親自與他們交涉?!?/p>

“閻君的意思,是要*帶他一起去人間?”

“嗯,左右你都是他的救命恩人,讓他與你去人間走一趟,又有何妨。至于子梨上神那里,本君會同他說明?!?/p>

閻君與那位子梨上神,貌似有些交情。索性我也擔心云清一人留在九泉衙門不太方便,于是斟酌道:“我,問問他吧?!?/p>

到時候去人間還是回天界,我都不會干涉他。

我同閻君言明人間的事情后,已是申時末刻,令影來同我稟報人間的事情已經辦妥,我送閻君離開了九泉大殿??粗煌麩o際的冥河水波瀲滟,橘色朦朧,河水之上浮了數盞紅蓮燈,由遠及近,燭火晃動頗為好看。

“今日,是什么日子?”

令影常年握著他那柄利劍:“今日是三月二十二,此月乃是冥府的思親節?!?/p>

是了,江淮一帶每逢每年三月初三便是小鬼節,此鬼節不抵大鬼節熱鬧,甚至凄涼清冷很,江淮一帶的百姓會在此時給死去的親人燃新衣,送紙錢,而閻君曾下了恩令,特將三月下旬定為思親節。冥府的人會在冥河另一頭放燈去人間,冥河盡頭可引忘川之水,而忘川的另一端,便是人間了,此番冥界的燈飄去人間,便可與親人在夢中相會一次。這里的河燈,說不準便是臨近的鬼族所放。

“令影,你可曾有思念過在人間的親人?”

他淡淡道:“初來冥界的時候,有過,后來時日久了,便也習慣了,看著他們一個個安心步入輪回,令影便也放心了?!?/p>

我有些傷感:“有思念的人,那種感覺雖沉重,但也很幸福吧,你瞧我,連個思念的人,都沒……”

“不如屬下也為大人點上一盞燈吧,冥河千萬里,大人總不至于太孤獨?!?/p>

我嗤笑地昂起頭:“本君,不知該思念誰?!?/p>

無欲無求,這世上又有誰能夠真正做到無欲無求呢。

云清在九華殿中鉆研一盤棋局,見我過去,便拂袖將那盤棋給恢復原樣,仙法牽動著茶壺自行斟了杯熱茶,放于我面前:“染染可會下棋?”

我坐**身,掃了眼棋盤上的黑白兩隊棋子,抬手從棋盒中執起一枚白棋,放在盤中。

“會一些,棋藝不精,到時還希望云清神君能手下留情,別讓我輸得太慘?!?/p>

他挑眉笑道:“你這一枚棋,便將整個棋盤的勝負趨勢扭轉乾坤,染染,你謙虛了?!?/p>

“一個人下棋多無聊,諦聽呢,他的棋藝不錯?!蔽姨謹堊∽约旱膹V袖,指尖一枚棋子落下。他執著黑棋不浮不躁:“他今日吃的有些多,現在也許還在睡著?!?/p>

諦聽是神獸化身,難免有些神獸吃了睡睡了吃的陋習,也難怪。

“云清神君,本君有件事……”我執著白子,視線落在棋盤中,正在想著如何同他開口。

而他卻不及我說完,先啟唇道:“染染,喚我云清便好,你我之間,不必太見外了?!?/p>

我手上的動作僵了僵,但少頃后便恢復了自然,繼續同他下棋:“云、云清,我明日,要去一趟人間?!?/p>

“我隨你去?!彼嫔桓?,沉著道。

我訝然了下,抬頭對上他清澈的眸子:“你不問問,我為何要去人間嗎?一口就答應了下來,萬一是什么赴湯蹈火的事情……”言至此,我忽然哽住,余下的話堵在嗓門處,如鯁在喉。

“染染?!彼溥M棋盤一顆黑子,柔柔道,“你救過我的性命,即便是讓我為你赴湯蹈火,我也甘之如飴?!?/p>

棋子捏在手中,舉棋不定,我暗暗握住自己遮在廣袖中的那只手,心里五味雜陳。

我活了那么多年,他是頭一個同我說這些話的男人,而我……卻有種傷心的感覺。棋子放回棋盒中,我手握著玉棋盒,沉聲道:“我輸了?!?/p>

即便扭轉乾坤又如何,結果,永遠都不會變。

他勾了勾唇角,玉指夾起一枚白棋,放入盤中的某一處:“此局尚未成定局,染染何必這樣快就放棄了呢。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p>

柳暗花明,又一村。他這是在提醒我什么嗎?

去人間的消息諦聽乃是第二日才知曉的,只怪他糊里糊涂睡了一整日,待我們出發時令影才將他從九慶殿給請出來。彼時他還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乍一聽要去人間,立馬開始操心起有沒有帶夠銀兩衣裳的事情。

九千里忘川浮滿了各色蓮燈,擺渡老人慈祥道:“每年這個時候,忘川都是最難走的,河面上的這些蓮燈,都是冥界十方鬼族的子民所放,順著忘川,將思念帶去人間?!?/p>

“閻君也是近百年來才定下這個規矩的,老白你常居九泉衙門,百八十年不出來一次,定也是不知曉這件事情。其實啊忘川的這些,算不得什么,那人間的勾欄瓦肆青燈綠瓦,才是最適合欣賞的?!敝B聽站在船頭,好不容易醒了神,現下許是詩興大發,站在那里諸多感嘆。

撲面的陰風吹起我臉上的面紗,漸入人間,忘川盡頭的光亦是強烈了起來。我抬手稍稍遮了遮那刺目的光,別過頭去。云清見狀便前行了幾步,擋在了我身前,替我避去了那道銀光。

“老白你常留在冥界,這眼睛看不得光多吃虧,若不是礙于你的身子,咱們直接施法瞬間便去了人間,也省得擺渡老頭再走這一趟?!?/p>

擺渡老人溫和一笑:“不礙事,不礙事,鬼君的眼睛啊,只是長留冥界不適應外面的陽光罷了,多在外面住幾日便好。更何況,老頭我每日要去忘川彼岸載那些過不了河的冤魂好幾趟,久而久之便成了習慣,少走一趟多走一趟,也無妨?!?/p>

“你這樣好的心態,本大人著實佩服,下次見到閻君本大人一定要在閻君面前替你多美言幾句,要閻君大哥給你升官??!”諦聽又開始忽悠老人家,這些年此類的我也聽得多了,只可惜諦聽的記憶貌似不大好,前面說過,后面便忘干凈了。

忘川一過,鬼門大開,兩側鬼差陰兵屈膝半跪,花開彼岸,另一頭便是人間了。

“這人間啊,有四時交替,如今正值春日,等你眼睛好了大爺就帶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讓你漲漲見識?!敝B聽每次來人間心情都格外的好,云清撐開傘替我遮住頭頂的太陽,我依著令影給我的地址,往宅子的方向走去。一路之上凡人甚多,兩邊還有擺攤做生意的百姓,他那攤子之上皆是我沒見過的玩意兒。

我在一處賣玉墜的鋪子前頓住了步伐,那玉墜子泛著淺淺的紅色,與我當年在九曜宮見到的一枚,很是相似……

諦聽聽我停下腳步,亦是轉過身來,晃著他那柄寶貴的破扇子故意道:“嘖嘖,忘記同你說了,人間呢,和冥界一樣,買東西都是需花錢的,只不過呢冥界的銀兩元寶在人間啊,不通用?!逼咂甙税说爻读艘淮蠖押?,他總算言歸正題,挪到我身旁咳了聲,“本大人呢,前些天看中了你手下送你的一柄玉如意,如是你愿意將那玉如意……你在人間想要什么,我都包了?!?/p>

原來是打我那柄玉如意的主意,我掃了一眼鋪子上擺的那枚玉墜,復又抬頭看他,走近他兩步,伸手道:“拿來吧?!?/p>

諦聽奸計得逞,趕忙給我找銀子。但不等他將銀子掏出來,云清已將一枚碎銀遞給了店鋪老板,順便拿過了玉墜,回身看我:“染染,我不同你要玉如意,你只要過來,想要什么,我都給你買?!?/p>

諦聽的臉,霎時間僵了。

我果斷回到了他的傘下,看著他手中那枚玉墜,點了點頭:“好?!?/p>

諦聽的臉,更僵了……

他一手執傘,一手將玉墜系在了我的腰間。我看著他替我系玉墜的動作,倏然覺得,自己的心頭,毫無征兆地顫了顫……

猜你喜歡

  1. 仙俠小說
  2. 仙俠情緣
  3. 玄幻仙俠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