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麻衣相師

更新時間:2020-01-12 15:50:28

麻衣相師 連載中

麻衣相師

來源:掌文 作者:桃花渡 分類:靈異 主角:李北斗,程星河

麻衣相師小說是作者桃花渡最新完結的一部靈異小說,很多讀者在尋找關于小說麻衣相師李北斗程星河最新章節,就由解憂小說網為大家帶來,這會知道害怕了,還以為你真是要錢不要命呢。...。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后腦殼一下就麻了,這么快?

正在這個時候,只聽"嘩"的一聲,天花板上忽然掉下來個東西,奔著熊胖子就砸下來了,我當時正站在熊胖子旁邊,身體比腦袋反應快,回過神來,我已經把熊胖子拉到了安全的地方來了,而一聲巨響在熊胖子剛才站的地方炸開,玻璃碴子濺了我和熊胖子滿頭滿臉。

熊胖子嚇了一跳,罵罵咧咧的說裝修隊這幫孫子真他媽的活膩歪了,給老子干活也敢放水,明天把他們買褲衩的錢都得罰光。

"哼。"

在熊胖子的罵聲之中,我隱隱約約像是聽到了一個聲音,像是有人被攪了好事在生氣,但是再仔細一聽,就聽不到了。

這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再往地上一瞅,我發現一地碎片的形狀都是長圓形的。

燈碎如淚珠,三更死屋主,兇兆??磥磉M來的東西不是善茬,熊胖子怕是要大禍臨頭了。

我連忙告訴他,這個風水局恐怕不能擺了,可話沒說完,熊胖子那又來了電話,把他樂的蹦高,原來一個被套牢很久的股票又飚起來了,他立馬表示這局他死也不會撤,接著把那裝著十萬塊錢的環保袋往我身上一扔,讓我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別等他發飆。

好言勸不了趕死的鬼。我對熊胖子算是黔驢技窮了,按理說只能告辭免受連累,可我還想起來了,程星河非要上這來,可半天也沒見他有什么舉動,他到底干啥來的?

果然,程星河就沒要走的樣子,只瞅著我的環保袋,認真的掰了掰手指頭:"你今天咨詢了我倆問題,九萬五了,湊個整把你這兜錢給我得了。"

給個屁,三句話離不開收費,你他媽真是賣水的過河--眼下盡是錢。

我連忙說道,你今天也問了我倆問題了,我也不跟你多要,算咱們倆扯平了。

這會外面忽然下起了大雨,天已經黑下來了,一道閃電劈了下來,屋里斷了電,眼前頓時伸手不見五指。

熊胖子罵了一句娘,拿著手機照亮,去檢查電閘,這時我忽然聞到了一股味道--潮濕的鴨爪子草的味道。

我從小沒少跟著老頭出來釣魚加餐,所以對附近幾條河非常熟悉,福壽河里的水草是毛浮萍,泃陽河是綿大仙,唯獨電廠河里,只長鴨爪子草。

我后心越來越涼了。屋里進來的東西……是從電廠河里爬出來的。

司機說過,橋頭那個小孩兒,總是在下雨的時候出來找鑰匙!

"啪嚓……啪嚓……"

這時,屋里響起了一個濕淋淋的腳步聲,就好像有個人洗完澡沒擦干就出來了一樣。

那個聲音不大,可是很近,所以格外清楚。

熊胖子聽見了,罵道:"你們倆誰的臭腳丫子踩水了?老子這地毯可是喀什米爾羊毛的,你們賠得起嗎?"

程星河一邊跟老牛反芻似得嚼啥,一邊事不關己的說不是他,自然也不是我。

熊胖子也聽出來了,我們倆都在他身后,可那個腳步聲,在門口附近。

就在這個時候,那"啪嚓啪嚓"的腳步聲像是對熊胖子的聲音有了反應,猛地逼近了,像是那個**了的人沖著他跑過來一樣!

熊胖子終于覺出不對頭,也顧不上查閘了,一把摟住我就哆嗦了起來,站也站不住了,直奔下滑,好險沒把我**給順下去,半天才顫楞著小聲問我:"屋里是不是進來啥了?"

這會知道害怕了,還以為你真是要錢不要命呢。

我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兒,但是那個腳步聲不知為啥,卻沒有真的對熊胖子怎么樣,反而從他剛站的地方穿過去了,好像撲了個空。

接著,屋里忽然陸陸續續響起了開門關門的聲音,聽上去是那個濕淋淋的東西每個房間都進去一下,好像在找啥,別提多特么瘆得慌了。

熊胖子嚇的魂都掉了,一邊拿我當擋箭牌躲我后面,一邊氣勢洶洶的罵我是個光拿錢不辦事的廢物,干什么吃的,這是啥引財入室,這不是引狼入室嗎?現在就把事解決了,不然就把十萬塊錢還給他。

特么你自己作死還賴我頭上,你媽沒教你做人得要臉?

本來,這個宅子是龍虎宅,不是人的東西跟本就進不來??蓴[引財入室局的時候,你把鑰匙拿出來上供了,等于人家是你請進門來的。財也發完了,現在便宜占夠要趕人,不知道請神容易送神難?

熊胖子這才沒話說了,抓我抓的更緊了,猶豫半天,割肉似得說道:"那你還愣著干啥,快把那個東西給我趕出去,算我倒霉,再他媽給你十萬!"

說不心動是假的,再來十萬,老頭兒的醫藥費就快湊齊了??赡鞘悄阕约旱念^發指甲請來的,就是你們買賣雙方的合同,我一個外人摻和進去,不是自找倒霉嗎?

熊胖子聽著那詭異的腳步聲像是上了樓,趕緊問我那到底是個什么東西。結果一聽"鑰匙"倆字,渾身一顫,一下把自己的嘴堵上,像是怕自己叫喚出來。

我覺出不對勁兒,立馬問熊胖子是不是知道那個小孩兒?

熊胖子顫的牙齒都咔噠咔噠的撞擊了起來,也不回答,顯然是說不出的恐懼,接著冷不丁就想往外跑。

可已經晚了,門打不開了。熊胖子跟個落進陷阱的野獸一樣,一邊拽門一邊嚎叫了起來,別提多絕望了。

還大老爺們呢,少!*的膽子都比他大。我剛要說話,程星河忽然來了一句:"有什么好怕的,那不是你兒子嗎?"

我一下愣了,兒子?

這會兒一道閃電打了下來,我正看見那昂貴地毯上的腳印子。

那些腳印子像是依次進了各個房間一遍,十分整齊,顯然對這個宅子非常熟悉……怎么也不像是第一次進來!

說起來,人只有好久沒回家,才會先往各個房間看一看!

沒成想,熊胖子一聽,跟讓雷劈了一樣,條件反射就喊道:"放屁!那他媽的才不是我兒子!"

話音剛落,我忽然反應過來,那個濕淋淋的腳步聲不知道什么時候,消失了。

正在這個時候,又一道閃電劈了下來,我趁機去看地毯,心卻一下提了起來。

兩道新鮮的腳印子,出現在了熊胖子的身后--說明那個踩出腳印子的東西,就在熊胖子身后,或者……熊胖子身上!

閃電消失,再一看熊胖子黑暗中的身影,我好險沒一**坐在地上。

他肩膀上多了個腦袋的形狀,像是有個小孩趴在了他背上!

熊胖子顯然還不知道自己身上多了個東西,語無倫次的就說道:"你他媽的還不快給老子想轍,真要是那個小逼崽子陰魂不散,你就把他打到十八層地獄,不,打到永不超生,不,魂飛魄散才好,老子給你二十萬!"

說著他就抓住了救命稻草似得,抓著我嘀咕著:"按說他找不到……按說他找不到啊……"

那小孩兒就貼在了熊胖子后背上,他一靠過來我特么也嚇的不輕,不過我還是聽出了不對勁兒,他這話什么意思?什么叫"按說找不到"?

不是他兒子,卻是一家人,除非……我猜出來了!這就說的過去,熊胖子那個窮逼面相,怎么會有這個身家了!

"小心!"

是程星河的聲音,可我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一個潮濕冰冷,又黏糊糊的東西,從熊胖子肩膀上,順著熊胖子的手,滑到了我身上。

那東西來的太快,我根本來不及躲,就覺得自己倒在了地上,%.口像是有塊千斤巨石,四肢百骸全動不了了--是被鬼壓了!

我眼前頓時白了,耳朵里嗡嗡作響,隱隱約約像是聽見程星河在喊什么,可跟信號接收不良似得,我怎么也聽不清,只覺得鴨爪子草的味道似乎湊到了我鼻子上,我漸漸有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像是自己要被什么東西從身體里拽出去了。

我一下就明白了,媽的,那小孩兒本來是跟熊胖子有過節,可我之前救了熊胖子,他拿我當幫兇,順帶要拉我當替死鬼!

真是倒了血霉了!

我腦子里飛快的轉了起來想脫困,無奈根本動不了,什么花樣也施展不出來,只感覺程星河沖著我伸出手,像是想幫我,可正在這個時候,我耳朵里猛然恢復了正常,好像信號重新穩定了一樣。

接著,我就聽到了一聲稚嫩卻瘆人的慘叫--我身上那個東西發出來的!幾乎與此同時,那個東西像是被一股很大的力道拋了出去,重重的撞到了對面墻上。

我頓時懵逼了,這什么情況?

這時,一個清冷卻好聽的女聲在我耳邊響了起來:"找死。"

這聲音很耳熟……像是夢里的那個女人!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懸疑推理
  3. 恐怖靈異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