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帝姬傳之紅顏劫

更新時間:2020-01-08 00:38:08

帝姬傳之紅顏劫 已完結

帝姬傳之紅顏劫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雨兒山 分類:仙俠 主角:赤須龍,瓊花

帝姬傳之紅顏劫免費閱讀,帝姬傳之紅顏劫赤須龍瓊花是這本小說的主角,帝姬傳之紅顏劫小說是由網絡作家雨兒山所著。帝姬傳之紅顏劫全文閱讀,朱后深知儀福性情,也不計較,淡淡道:“事已至此,已成定局,也無法挽回。無論結局好與壞,本宮都陪官家度過。圓圓,你回宮歇了吧。”說完,領著柔嘉、兩個宮女向福寧殿的方向走去。...。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儀?;氐阶约旱膶m殿,紫煙閣,這紫煙閣在迎輝宮的東面,緊挨著柔福帝姬的碧落軒,閣前栽著幾株紅梅,如今萬物凋零,冰天雪地,這紅梅開的正艷。真是“雪映紅梅梅更紅。

一看到儀?;貋?,小宮女夕煙立刻應了上來道:“帝姬可算是回來了,阿彌陀佛,菩薩保佑?!眲e看這小姑娘小,對菩薩、佛祖可是信仰的很。

儀福道:“托你的活佛保佑,我平安無損,夕煙,你去打些熱水去,我要洗澡,拿些前兒曬干的玫瑰花瓣泡在水里?!毕煈艘宦?,忙打水去了。

儀福走進閣內,屋里的裝飾極其簡單,墻壁上掛著書圣王羲之的蘭亭集序,這蘭亭集序不是真的,是儀福臨摹的,縱然他是帝女,可她的父親徽宗皇帝是極其喜愛書法的,縱然有真跡,也輪不到她,況且也不知翰林院藏的蘭亭集序是不是真的,儀福也不是很在意,自己臨摹了一幅,掛在紫煙閣的墻壁上。

在蘭亭集序的旁邊還掛著一幅斗大的“竹石圖”,這幅畫是真的,是大名鼎鼎的蘇東坡畫的,儀福十分喜愛蘇軾的詩詞,尤其是他的那句:“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币虼?,她將她的婢女改名為雨晴。

雨晴,儀福的貼身宮女,原姓李名江魚,儀福嫌她名字起的不雅,特改為雨晴。 閣子正中央放著一張沉香木大方桌,桌子上堆著一摞書,有詩詞,文稿,還有史紀、呂氏春秋、左傳等些史書。桌子前面有兩面大屏風,一左一右排放著,左面繪的是鐘子期遇知音的故事,右面繪的梅蘭竹菊四君子。

儀??邕^屏風轉入內閣,把一排珠簾垂下,解開外面的長袍,露出杏紅色堎內衣。

忽聽見外面珠簾響動,儀福抬眼望去見走進來一個穿緋綠色暗花紋襖子,青色繡花裙,外罩一件藍色纏枝芍藥暗花羅坎肩,梳著朝天髻,戴白紗絹元寶花冠的女子,這女子正是雨晴,雨晴長相豐滿,一雙彎月眼,總是笑瞇瞇的,跟儀福時間最長,和儀福也最要好。

雨晴笑著向儀福走來,問道:帝姬以后去哪,可是跟奴婢說一聲,一聲不吭的走了,可讓奴婢好挨了一通罵。帝姬,可是去哪玩了?!?/p>

儀福也不搭話,笑道:“我去哪兒,夜合沒告訴你嗎?那丫頭,平時一聲不吭的,口齒倒挺伶俐?!?/p>

雨晴道:“她說了,奴婢聽了可嚇死了,那地方可不是玩的?!边呎f,邊拿一件披風,披在儀福的身上,道:“夕煙,把水準備好了,帝姬先去洗洗,”走向前去,拉開帷幕,試水的溫度。這地方是儀福沐浴的地方,與內閣相連,只用一塊簾子掩著,儀福卸去內衫,泡入澡盆中,

雨晴道:“帝姬的身子,真是玉做的,真真是比玉還要光滑細膩,晶瑩剔透的,比外面的白雪還要白幾分呢?帝姬這么嬌嫩的身子,怎么能去那種人間地獄呢?若一個刀劍不長眼,傷了帝姬,縱使有靈丹妙藥可醫,怕是要落下傷疤了?!?/p>

儀福身子泡在浴缸里,心卻飛到了汴梁城墻上,他在思索張仲卿的話。

張仲卿告訴她道:“若皇上答應,家父和臣可趁著慌亂,保護皇上與上皇突出重圍,與外面的勤王兵馬聯合,殺回汴京,家父曾經向陛下提過好幾次,陛下都猶豫不決,一拖再拖,以至于到今天這個局面,帝姬,若能夠見到陛下,請向陛下轉達家父和臣的意思?!?/p>

儀福突然抬頭問雨晴道:“現在突圍,是不是絕好的時機?!?/p>

雨晴一下子愣住了,呆呆的看著儀福,半晌無話。儀福又道:“金人狼子野心,恐怕割地、求和、納銀,還不夠,狼的胃口是永遠不會滿足的?!?/p>

“雨晴,替我更衣,我要去見皇上?!?/p>

雨晴一聽儀福要見皇上,一下子驚醒了,溫婉勸道:“帝姬求見皇上做什么,皇上正和大臣們議事,怕是見不得帝姬的,天晚了,帝姬出去這老半天,也乏了,奴婢去整理chuang鋪,帝姬早些歇了吧??v然有什么事,明日見也使得?!?/p>

儀福沉思道:“我自有主張,你就別管了,快,更衣?!庇昵缫妱癫坏?,只得從衣柜里拿來衣服與儀福穿上。

儀福穿了一件紫色印花夾襖,丹黃色纏枝牡丹紋夾裙,外面罩了一件杏黃色大袖衫子,腰間系了一條鑲金玉帶,肩披著紫色印金梅花繡披帛。

梳著輕巧禪髻,發髻上插著金梳簾,梳簾外緣一溜綴網的梅花小環,垂在額頭上面,搖搖墜綴,耳上垂著一對玉如意墜子,項上掛著一串紫水晶瓊花金項鏈,與發髻上的梳簾遙遙呼應,襯托的儀福更加嬌媚動人。

儀福對身后的雨晴道:“今日,你著實辛苦了,害你受凍了,就早些歇了吧,不用跟我去了?!豹氉噪x開了紫煙閣,向著欽宗的寢宮走去。

欽宗撤去了內監、宮女,自己獨坐在書房中,往事歷歷在目,欽宗是宋徽宗的嫡長子,生母是王氏王皇后,王氏早逝,留下了年幼的欽宗,在充滿血腥的宮廷中小心翼翼的生活,他知道他的太子之位來之不易,徽宗并不中意他,中意是他才華橫溢的三弟,他能被立為太子,是費了一番周折的,這些年來,為了保住太子之位,他時刻小心謹慎,每走一步,如履薄冰。好容易繼得大統,自然他也知道皇位是徽宗害怕金人提前退位的。與其說繼承的,還不如說被逼的。欽宗也想過,金人是惱怒徽宗毀約,如今大宋的新主是他,他何曾對不起金人,金人無理由再伐宋,自然就會退兵,可不曾想,不但未曾退兵,攻勢一次比一次兇猛,自靖康元年退兵后,僅八個月,就卷土重來,一舉攻下京師汴梁。想起這滿目殘破的江山,欽宗憂心不已,不由得潸然淚下。

正當他沉浸在悲痛中,忽聽到殿外腳步聲響,只見來人著藍色鳳凰穿花紋織金繡長褙子,內穿紫色小襖,下穿印金牡丹裙,腰系玉帶,腰間佩著玉綬環,腳蹬金線繡鴛鴦紋翹頭鞋。頭戴四重如意鑲嵌金寶冠,那冠兒是用紗制作的,外面一層金如意鑲邊,耳上掛著白玉墜子,額上貼著珍珠花鈿兒,皮膚雪白,細膩光滑,端莊賢淑,文靜秀美。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欽宗的正宮皇后朱鏈,旁邊還有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靈動俊秀,這女娃娃是欽宗的小女兒,柔嘉帝姬。

朱氏后面還跟著四個穿紅衣綠裙的,戴一年景花冠的宮女,前面兩個戴金臂釧的名叫金環,戴玉手鐲插銀珠釵的名叫玉環。后面兩個低頭頷首的那個叫翠環,水目四盼的名銀環。

金環手里端著青釉瓷盤,盤上放了一個白釉刻花牡丹紋罐,罐蓋上立著一只展翅飛翔的仙鶴,一個蓮瓣白瓷碗,和一只玉勺兒。玉環手里捧著紅漆鑲金折枝花盒。

朱后、柔嘉朝欽宗躬身行禮。欽宗道:“皇后,不必多禮,都平身吧!”又道:“皇后怎么來了?!?/p>

朱后道:“臣妾聽說官家,一天都不曾進食,妾熬了點粥,做些小點心,請官家嘗嘗??汕?,柔嘉甚是思念官家,一直吵著要來瞧瞧官家呢?”官家是宋代妃嬪、大臣對皇帝的尊稱。

朱后側頭對旁邊的柔嘉道:“柔嘉,快來拜見父皇?!比峒蔚溃骸盎蕛喊菀姼富?,請父皇嘗嘗母后煮的的粥吧,可好喝了,父皇都餓瘦了?!?/p>

欽宗溫和道:“柔嘉,來父皇這?!比峒巫呦驓J宗,欽宗撫摸她的頭道:“真是父皇的好女兒,知道心疼父皇了?!?/p>

朱后示意宮女把粥和漆盒放在花梨木書案上,舀了一碗粥,遞給欽宗,可能是長時間沒吃飯,也許是真餓了,欽宗兩三下就喝完了,把碗遞與皇后道:“這粥甚是美味,煩勞皇后與朕添一碗?!敝旌笮绿砹艘煌肱c欽宗吃了。

打開漆盒,取出一碟糕點,與欽宗道:“官家也嘗嘗?!睔J宗隨手拿了一個,糕點的形狀頗為古怪,有鴛鴦,大雁,全是禽鳥的模樣,不似平常吃的。

欽宗道:“皇后做成禽鳥模樣是為何?”

朱后微笑道:“官家,這鴛鴦、大雁、全是忠貞的鳥兒,一只若不幸去了,另一只也絕不茍活,臣妾斗膽,以鴛鴦、雁兒自喻妾與陛下?!?/p>

欽宗聽罷,激動的忙拉著朱后的手道:“娘子有如此節操,是朕的福氣,朕有愧于娘子,這些年讓娘子受委屈了?!?/p>

欽宗感激朱后一片真心相待,欣喜之余,竟稱朱后為娘子,娘子是宋朝百姓對妻子的稱呼,此刻欽宗把朱后當成了相濡以沫的妻子,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后。

朱后動情道:“官家,何出此言,臣妾自及笄嫁與官家,就是太子妃,而如今又是母儀天下的皇后,天下的富貴都享盡了,再大的富貴也是沒有的了。這一切都是官家賜予的,官家何曾對不住臣妾,倒是臣妾德行不端,受之有愧?!?/p>

欽宗激動道:“娘子,真乃賢后也?!?/p>

太監鄧琪進來奏道:“陛下,儀福帝姬求見?!睔J宗道:“宣帝姬進來吧!”

鄧琪喊道:“陛下有旨,儀福帝姬覲見?!眱x福輕輕走入書房,向著欽宗跪拜道:“臣妹拜見皇上、皇后娘娘?!睔J宗道:“免禮吧!皇妹有何事??!起來說話?!?/p>

儀福聞言長跪不起,抬眼緊緊地盯著欽宗看,欽宗見了愣了愣,朱后先開口道:“這又是怎么了,你怎么不起來,可是你又犯什么錯了?!?/p>

儀福道:“臣妹沒有犯錯,臣妹說的話,可能觸怒皇兄,所以,臣妹先請罪?!睔J宗道:“無輪你說什么,朕不怪罪就是,你說吧!”

儀福道:“臣妹請皇兄趕快突圍,趁著金人尚未加緊防備,速速離開汴梁,張叔夜父子愿盡全力?;市蛛x開汴梁?!?/p>

欽宗聞言臉色一沉,嗔道:“大膽,你可知罪?!?/p>

儀福道:“臣妹不知所犯何罪,請陛下指明?!?/p>

欽宗怒道:“你私自與將領通謀,還不知罪?!?/p>

儀福道:“陛下息怒,容臣妹上稟,臣妹今日走出皇門,來到通津門樓,見金軍加緊攻城,指揮使蔣宣,先鋒將軍張仲卿出城迎敵,逼退了敵人的**??梢娊鹑穗m然兇猛,但我大宋百姓也非刀板的魚肉,任人宰割。如今,汴梁城雖破,大宋還有上百座城池尚為淪入金人之手,陛下可趁此動亂之機,速速離開汴梁,與四方勤王之師匯合,進可圍堵金人之后路,退可保大宋江山。請皇兄勿要遲疑,莫失良機。

欽宗道:“朕若走了,這城中百姓可怎么辦?金人發起怒來,可是要屠城的,汴梁尚有兵將數萬,尚擋不住金人的**,哪里還有第二座汴梁可守,朕逃到哪兒,金人自會追到哪兒,汴京是百年帝都,是大宋的立國之所在,朕不可丟了帝都,朕一走,天下就亂了。況金人只愛錢財,朕許他錢財、土地,自會退兵。朕已答應金人,明日去議和,萬萬不可失信。你一片忠心為宋,朕不怪罪與你,你退下吧?!?/p>

儀福聽了,著急道:“皇兄,你萬萬不可輕信金人,金人狼子野心,是不會滿足的?;市秩艚o他一次好處,他就會要第二、第三次,況且金人已經圍攻過一次,這次又卷土重來,恰好說明金人的貪婪成性,皇兄大意不得,說不定金人還有更大的陰謀,議和皇兄更是去不得。?!?/p>

欽宗不耐煩揮手道:“朕自有主張,你下去吧!”

儀福聽完心涼了半截,她心知欽宗懦弱膽小,是不會冒險突圍的,儀福思慮目前的狀況,想了想又道:“既然陛下已決定議和,那請陛下,準許上皇(宋徽宗)離開東京汴梁城,召集勤王之師救駕?!?/p>

欽宗一聽,立即火冒三丈,怒道:“大膽?!?/p>

話說欽宗為何聽到上皇突圍、匯集勤王之師時就勃然大怒,主要是欽宗對上皇存芥蒂之心,雖說是親父子,可在皇權面前,親情就變的太渺小了。靖康元年,上皇剛把皇位禪讓與欽宗,金人大舉圍城,上皇帶著宗室出逃,在江南自立小朝廷,截勤王,攔文書,這讓欽宗大為惱火。等金人一退兵,就立刻把上皇請了回來,自此父子之間的關系就破裂了,上皇就被關進了龍德宮,外面的消息不許傳遞。當儀福提出讓上皇會勤王兵馬時,正觸碰到了欽宗心中掩埋已久的刺。

朱后見欽宗上了怒,忙勸道:“陛下,圓圓也是一番好心,也是為皇上著想,圓圓年紀還小,不懂事,求陛下別怪罪?!?/p>

旁邊的柔嘉拉著欽宗龍袍道:“父皇,皇姑姑知道錯了,父皇別生氣了,皇兒替皇姑姑賠不是了?!?/p>

欽宗臉上的怒氣慢慢平息,道:“你下去吧,今日的事,朕不在追究?!?/p>

朱后見儀福在地上跪著,似有話要說,知她性情倔強,又怕她再激怒欽宗,忙把她拉起來,向欽宗福了福,道:“陛下,臣妾告退?!崩鴥x福、柔嘉,帶領一眾宮女退出書房。

出了書房,朱后道:“你今兒著實放肆了,豈不知陛下最忌諱什么?!?/p>

儀福道:“皇嫂,都什么時候了,還計較這個,眼下解圍才是最緊要的,難不成要皇兄與父皇都成為金人的掌中餐不成?!?/p>

朱后驚道:“怎么會,陛下明日就與金人議和了,議和完了,金人自會退了,汴梁之圍也解了?!?/p>

儀福冷笑道:“難道皇嫂也是這樣認為的,可笑大宋竟沒明白人了?!?/p>

朱后深知儀福性情,也不計較,淡淡道:“事已至此,已成定局,也無法挽回。無論結局好與壞,本宮都陪官家度過。圓圓,你回宮歇了吧?!闭f完,領著柔嘉、兩個宮女向福寧殿的方向走去。

儀福突然喊道:“皇嫂?!敝旌蠡仡^莞爾一笑,溫柔可親,笑靨如花,只是那笑中藏著淡淡的憂傷、哀愁。

儀福忽然明白了,其實她什么都明白,只是不說,默默的支持著欽宗。儀福后悔剛才的態度了,自結識朱后以來,她舉止最是端莊典雅,謙和有禮,容貌也是極其拔尖的,縱然和上皇(宋徽宗)的三千佳麗相比,也足以艷冠群芳。如此性情,如此容顏,真真一個完美的人兒。儀福望著朱后的背影,越來越遠,直至消失不見。

猜你喜歡

  1. 穿越女強
  2. 仙俠小說
  3. 娛樂圈寵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