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靈魂朝奉師

更新時間:2019-05-20 22:12:49

靈魂朝奉師 連載中

靈魂朝奉師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病名為愛 分類:靈異 主角:陳少言,周小白

《靈魂朝奉師》作者是病名為愛,主角陳少言,周小白小說,靈魂朝奉師章節精彩閱讀:這是一家只在午夜十二點后開門的“契約書店”。聽聞,這里做著不為人知的交易。而陳少言,就是這家書店的老板。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朝陽酒吧。

白日不同晚上那樣瘋狂,這里的白天還算安靜,至少沒有閃瞎眼的燈光晃動,也沒有震耳欲聾的音樂。

陳少言坐在吧臺旁,搖晃了一下手中的杯子,凝望著杯子里的紅色,一飲而盡。

“還要嗎?”調酒師問。

陳少言將杯子遞給他,點頭。

“好?!闭{酒師熱情應了一聲,放下手中的東西,拿過陳少言的杯子。

“契約書店的老板!”

聽到有人呼喊自己,陳少言側身向后看去,卻是目光一頓。

一枚白色的藥片沉入杯中,調酒師趁著陳少言轉頭的時候,將他的酒與藥徹底融為一體,然后端了上去。

“原來你白天在這里啊?!?/p>

迎面走來一個穿著低%裙的女人,一頭長發襯托著她鵝蛋般的臉蛋,腳下的高跟鞋跟地面發出一聲聲撞擊。

她身子妖嬈走了過來,抬手就要放在陳少言的肩膀,倚靠過去,結果還沒付諸行動,陳少言一個眼神就阻止了她的動作。

氣氛有些尷尬,那女人沒有接觸到陳少言,只好識趣的在陳少言旁邊的高腳凳上坐了下來,**交叉,遮住最關鍵的部位,短2裙下的大.長.腿暴露無疑。

酒吧里一些男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陳少言卻不為所動,他在那女人坐在自己旁邊的時候說了一句,“結賬?!?/p>

調酒師面上閃過一絲驚訝,跟女人對視了一眼,目光瞬間錯開,然后女人湊過來,將自己的事業線更加深暴露在陳少言面前,“怎么,我剛來你就要走?”

“昨天污蔑我你,被帶上警車后逃走,這才過了多,你今天就可以光明正大來酒吧,你是不會當沒人管得了你?”

“嘖嘖?!蹦桥丝谥羞B連發出驚嘆聲,同時用審視的目光來回掃陳少言的身體,“你度量這么???”

陳少言冷冷看了她一眼,伸手拿過自己的酒,剛剛抬起來要喝,忽然又放了下去,“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要得到你?!彼UQ刍卮?。

陳少言沒有說話,但目光又冷了幾分。

她卻在此時湊過來,好像在跟陳少言講悄悄話一樣親密,聲音**低沉,“我就是喜歡你這個人,喜歡你高冷、對什么都滿不在乎的樣子。要知道,別的男人見了我,那可是兩眼放光呢……”

“你不就吃別的男人那一套?”陳少言語氣譏諷,同時掃了一眼她的著裝。

那意思,很明顯。

女人聽到這話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口,把衣服往上拉了拉,又將下裝往下拉了拉,但是效果甚微,沒什么用。

“那不一樣,我今天是想穿給你看的,以后,也只穿給你看,怎么樣?”

陳少言懶得理她,直接對收錢的服務員道,“兩杯血月,多少錢?”

“一共是一百四十塊?!?/p>

陳少言拍拍身上的口袋,忽然發現一個尷尬的事實,那就是自己根本沒帶錢。

平日里在三界閣,東西是應有盡有,只要他想要什么,下一刻那東西就會出現在桌子上,可是已經不知道多久沒花過錢的陳少言這一次卻是悲催了。

反復確認了幾下,的確沒帶錢。

“呵呵……”那女人掩嘴輕笑,然后從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三百塊錢,直接放到吧臺上,“給我也來一杯血月?!?/p>

說完,她轉而對陳少言說,“不用翻了,沒帶錢直說,我替你付就是?!?/p>

陳少言面不改色,但是心里卻十分的無奈,他是真的沒錢,連儲物空間也沒現金,好像這么久以來,自己就沒用過錢,這讓陳少言多少有點尷尬,不過這并沒有什么。

“作為替我付錢的交換,你可以對我任意提一個要求,我能接受的前提?!标惿傺岳渲樥f。

陳少言的樣子,就像是別人沒有幫自己,而是自己反過來幫了別人一樣。

但其實他知道這個女人有所求,只不過他不知道對方想要什么東西,因為不知道她的命運,也不知道她的過去將來。

既然事情已經陰差陽錯變成這樣,陳少言干脆就坦然接受,看她有什么陰謀。

“陪我喝一杯酒就行?!?/p>

陳少言挑眉,“就這?”

“不然呢?”她朝陳少言眨眨眼。

陳少言看了她一眼,沒有回應她。

將自己原本點好的一杯血月拿了起來,盯著里面鮮艷似血的液體,陳少言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樣,又將杯子放了下來。

女人眼睛余光掃過陳少言的動作,見他放下酒杯并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兩人都沉默下來,顯得太尷尬,她頓了頓,又道,“我今天想跟你道個歉,昨天的事,對不起?!?/p>

“嗯?!标惿傺詰艘宦?。

見陳少言沒有想要問什么的意思,她微微皺眉,心底覺得她還真是第一次見像陳少言這種對任何事情都沒有好奇心的人。

昨天自己躺在外面,他居然看了一眼就去報了警,也沒有過去看看,十分的冷靜淡定,完全不像一個正常人該有的反應。

想到這,她不得不再次出口引話題,“你不想知道我為什么要那樣?”

“想說就說吧。你解釋,我聽?!?/p>

女人神色未變,繼續道,“你應該看到了昨天外面的那個男的吧?”

“哪個?”陳少言反問。

“就是跟警察一起出現的人?!彼⒅惿傺缘谋砬?,眼睛一眨不眨。

陳少言仿佛回憶了一下,然后點點頭,目光看向她,然后道,“哦,昨天好像是有這么一個人,在那幾個警察后面出現的?!?/p>

女人面上頓時浮現一絲激動的模樣,仿佛找到了話題可以延伸下去的點一樣,“昨天我就是為了躲那個人,我覺得藏你的書店里可能給你添麻煩,就想到了污蔑你,跟你糾纏的辦法,讓警察出面把我帶走?!?/p>

說到這,那女人又試探性地問道,“后來那幾個警察來了沒?”

陳少言點頭,“來了啊?!?/p>

女人聽聞心中一驚,有種不好的預感,“那后來他們有說什么嗎?”

“有?!?/p>

“說了什么?”女人頗為緊張地盯著陳少言,心跳都不由得加快了。

如果陳少言知道自己逃走了,或者看了監控錄像,那該怎么辦?

那樣上面的解釋,就漏洞百出了。

陳少言看了她一眼,她緊張的神色立馬收斂掉,這時的調酒師又端來一杯血月,陳少言伸手拿過的同時,又說了一句,“我喜歡喝剛剛調好的酒,跟你換一下?!?/p>

女人聽聞心不在焉點點頭,調酒師面色卻是有了變化,他剛剛想要輕咳一聲,提醒女人,陳少言卻又開口了,“其實也沒什么,昨天警察又來到我的書店,什么也沒來得及說,就被一通電話給喊走了?!?/p>

“哦……這樣?!迸诵闹兴闪艘豢跉?,依舊有些魂不守舍,陳少言端起血月,對她道,“來吧,陪你喝一杯?!?/p>

女人下意識拿過那杯被下了藥的酒,然后跟陳少言的杯子碰了一下。

“咚!”


猜你喜歡

  1. 懸疑推理
  2. 恐怖靈異
  3. 熱血爽文
  4.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