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孟婆,今天算命嗎?

更新時間:2020-01-11 04:58:12

孟婆,今天算命嗎? 已完結

孟婆,今天算命嗎?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兔子夏 分類:言情 主角:黎瑾川,孟無憂

主角叫黎瑾川的書名叫《孟婆,今天算命嗎?》,它的作者是兔子夏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按理來說呢,這衙門是一般鬼怪邪祟不敢輕易靠近的地方??墒菗铱磥?,韓捕頭,現在的衙門不怎么太平吧?難不成這衙門最近,就沒發生點什么奇怪的事情嗎?”....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衙門門口,孟無憂和那男人大眼瞪小眼的。末了,那男人無奈扶額,對孟無憂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姑娘,我是這安陽城的捕頭,我叫韓晨。你看,你這始終抱著柱子的,我們兩個說話也不方便啊?!?p>

韓晨一邊說著,一邊試著伸手,想要將孟無憂的手從柱子上給弄下來??墒敲蠠o憂卻更快一步的,抱著柱子轉了個圈,避開了韓晨的手,躲在了柱子后頭。然后從柱子后頭探出頭來,沖著韓晨齜牙咧嘴的:“方便?我覺得我們這樣說話很方便。韓捕頭是吧?我告訴你,我可是被冤枉的啊。

你去打聽打聽,我孟無憂可不是什么江湖騙子,這算命卜卦就沒有出過錯的。再說了,我一沒偷二沒騙的,憑什么就被關到這兒來?哦,就黎瑾川那混蛋不相信算命的,算命的就全都是騙子了?這不是開玩笑嗎?

想我們這泱泱大國,這算命卜卦那可是老祖宗傳下來的瑰寶啊。都說舉頭三尺有神明,這算命卜卦受不得他黎瑾川重視也就罷了,怎么還能污蔑呢?我告訴你,這是不對的,這是對瑰寶的褻瀆,這是對我人格的侮辱?!?/p>

韓晨被孟無憂的一番搶白逼的說不出話來,末了只是摸著鼻子笑了笑。他和黎瑾川從小一起長大,黎瑾川為什么會如此討厭這算命的理由他很清楚。不過說起來,這次黎瑾川確實是過分了,不信人家小姑娘的,把人趕走就好了,何必鬧到這份上呢?不過既然把人帶到衙門了,怎么也得走個過場,否則黎瑾川還得找孟無憂麻煩。

孟無憂說了半天都沒有得到韓晨的回答,孟無憂以為韓晨是不相信自己,和黎瑾川一樣誤認自己是江湖騙子。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想到這,孟無憂轉過頭看了一眼衙門,深吸了幾口氣,努力讓自己笑的自然真誠:“我說韓捕頭,你們衙門最近太平嗎?”

韓晨猶豫了許久,想著孟無憂既然不愿意進去就算了,讓孟無憂走了好了。大不了黎瑾川到時候再找麻煩的時候,他再幫幫孟無憂好了。于是正打算開口告訴孟無憂,她可以走了。卻在聽到孟無憂的話之后,韓晨的笑臉沉了下來,望著孟無憂的視線多了幾分探究:“你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字面上的意思啊?!泵蠠o憂想到自己早上好不容用賺的銀兩極有可能在這里打水漂,她的心就抑制不住的疼痛起來啊。眼神四處瞟了瞟,她這要是進了衙門,小白可怎么辦???雖然沒有她,小白一直過得挺好的。就像現在,小白一看她被抓了,立刻跑得不見馬影。

越想越起,孟無憂的語氣也開始惡劣起來。盯著韓晨笑了一聲,孟無憂的聲音有些飄忽不定:“這衙門是什么地方呀?斷是非明黑白、是正義的化身和代表。

按理來說呢,這衙門是一般鬼怪邪祟不敢輕易靠近的地方??墒菗铱磥?,韓捕頭,現在的衙門不怎么太平吧?難不成這衙門最近,就沒發生點什么奇怪的事情嗎?”

韓晨的臉隨著孟無憂的話越來越沉,孟無憂說對了,自從他們上個月破了一起滅門慘案之后,這衙門里就不太對勁。

雖說知府大人不是住在衙門里的,但是他們這些捕頭捕快的可都是住在衙門里頭的,所以,這衙門是常年都有人在。

可從他們破了那滅門慘案之后,不知道為什么,這衙門就如同孟無憂說的那樣,不太平了起來。這不太平的地方是先從衙門的大堂開始的,這三更半夜的,衙門大堂里總是能傳出莫名其妙的聲音。本來以為是衙門里鬧耗子,可是耗子藥和捕鼠夾放了不少,就是逮不到一個耗子。后來檢查了一番,也沒發現什么大問題,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再到后來,住在這衙門里的捕快總是能在深夜聽到敲門聲和求救聲??蓡栴}是,這韓晨和捕快們都住在衙門的后院,離大門有好長一段距離,除非是有人敲響鳴冤鼓,否則他們聽不到什么聲音。

聲音第一次傳來的時候,韓晨帶著人立刻去開了門,以為是有什么人來衙門告狀??墒情_了大門,卻發現外頭空無一人。來來回回幾次,捕快們不堪其擾,認定是有什么人惡作劇,于是分了好幾撥輪流站崗,看看是誰這大半夜如此無聊。

可就是因為這樣,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站崗的捕快就在大門后頭,只等著有人敲門就立馬開門將人拿下??傻攘嗽S久,他們沒有等到敲門的人,卻等到了韓晨他們。原來,在后院的人又聽到了敲門聲和求救聲。

這下子,所有人都感覺奇怪了,既然不是大門這里有人敲門和求救,那是從哪兒傳來的?當天晚上,韓晨帶著人將整個衙門上上下下搜了個遍,還是沒有發現一點異常。

事情到了這地步,大家都開始害怕起來,這不是鬧鬼了嗎?事情傳到了知府大人的耳朵里,知府大人不信鬼神之說,第二天就攜帶著家眷一起住到了衙門里頭。知府大人名叫張仲,早年是威武大將軍,手握兵權,在戰場上立下赫赫戰功。

但是張仲是個孝子,老母病重,張仲立刻交出了兵權要告老還鄉,回安陽城照顧老母?;噬细心顝堉俚囊黄⑿?,不僅成全了張仲,還讓張仲當了這安陽城的父母官。

張仲住到衙門之后,衙門真的安靜了幾天??墒呛镁安婚L,三天后,衙門的大牢里頭出了事。

這大牢和衙門是緊挨在一塊兒的,里面羈押了不少犯人。有一天晚上,大牢的犯人有人喊救命,看守衙門的捕快過去一看,嚇得趕緊去找張仲。張仲和韓晨帶著人去了大牢一看,嚇了一大跳,差點沒把胃給吐出來。

這大牢幾面最盡頭的一間牢房里頭,就像是被人撒滿了什么東西一樣,仔細一看,這牢房里面哪兒哪兒都是鮮血。

關在大牢里的兩個犯人,其中一人將另外一個犯人給開膛破肚了。那被開膛破肚的犯人就斷了氣,另一個人嘴上都是血,嘴里好嚼著一截腸子,要多駭人就有多駭人。見著張仲等人,還呵呵地傻笑。

所有被關到大牢里的犯人,那都是搜過身的,身上絕對不可能有什么武器。這牢房里頭也是一樣,左右不過是一張木板chuang,然后是一些稻草,就連尖銳的東西都沒有。

然而那殺人還吃人的犯人,不僅將人殺了,還將人開膛破肚。事后他們搜查了那個牢房許久,就是找不到任何兇器,仿佛那犯人是用自己的手完成了那駭人聽聞的場景。

那犯人被抓起來就昏了過去,送到醫館之后就再也沒有醒來,兩個犯人之前也不相識,他們查了許久都沒查出個所以然來。

這不,過了幾天,輪到看守大牢的捕快出問題了。因為在大牢里發生了命案,這留下看守大牢的捕快從最初的兩個變成了六個。兩個看守大門,四個輪流在大牢里巡邏,以避免同樣的事情發生。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看守大門的兩個捕快無緣無故的不見了。第二天,全衙門的人找了很久,居然在衙門后院的一口水井旁邊發現了已經昏迷不醒的兩人。送到醫館檢查了一番,沒有發現任何傷口,也沒有什么內傷,可想盡了辦法,兩個人都醒不過來。

衙門現在可謂是人心惶惶,張仲也是頭大得很。若不是張仲不允許,捕快們早就去請個大師回來看看了。

站在衙門大門的幾個捕快聽到了孟無憂的話,都向著孟無憂投來目光。察覺到韓晨面色有異,孟無憂微微松開了抱著的柱子,有些高傲的敲敲柱子:“怎么樣啊韓捕頭,我有沒有說錯???”

韓晨瞥了一眼孟無憂,想要回答的話到了嘴邊卻沒有說出來。昨兒個他看弟兄們實在是受了不少的驚嚇,于是他帶頭去找張仲,希望張仲能讓他們去請個人回來看看。沒想到,張仲不僅沒同意,還訓斥了他一頓?,F在要是再說什么相信孟無憂的話,張仲知道了,他估計就不是挨頓訓的事情了。

“頭兒,你終于回來了,快,大人找你呢?!币粋€小捕快風風火火地從衙門里跑了出來,看到站在門口的韓晨,連忙上前說到。

韓晨轉身就要往衙門里頭走,隨后,又指了指孟無憂,叫剛才出來的小捕快去處理孟無憂的事情。說著,韓晨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門口。

小捕快轉過頭,看著站在柱子后面的孟無憂,不禁撓了撓頭,這頭兒讓他處理,是怎么處理???先把人給帶到牢里?

應該是吧。想到這,小捕快走了過去,沖著孟無憂開口:“走吧?!?/p>

這一次,孟無憂沒有多說什么,立刻乖乖跟著小捕快走。一路上,這小捕快都在偷偷打量孟無憂,這姑娘雖然胖了點,但看上去也不像是犯法的人啊。頭兒為什么要把她給抓回來???孟無憂就當作沒看見小捕快充滿好奇的目光,她現在比較在意的是,她什么時候能離開這該死的衙門。

一進大牢,小捕快和孟無憂就成了大牢里所有犯人的注視對象。在孟無憂印象里應該吵著喊冤的情景沒有出現,反而是安靜的嚇人。本就陰森的大牢,此刻還沒有人說話,更覺得氣憤陰沉起來。

小捕快和看守大牢的捕快打了個招呼,帶著孟無憂去了一間空著的牢房:“喏,進去吧?!?/p>

站在牢房外頭的孟無憂轉過頭,一眼就看到了大牢盡頭的牢房。那牢房和小捕快讓她進去的牢房一樣,都是空著的,但是那間牢房因為是在盡頭,陽光照不進去,燭火也照不到里頭,在這大白天都顯得鬼氣森森。

孟無憂指了指那個空著的大牢,開口道:“我不進去這個,我要去那個牢房?!?/p>

小捕快轉過頭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驚懼,末了提高了聲音,像是給自己壯膽一樣:“這牢房你還能挑???我讓你進那個就進那個?!?/p>

孟無憂沖著小捕快露齒一笑,聲音帶著幾分詭異:“這位捕快大人,在我看來,這衙門里現在只有那間牢房才是安全的哦?!薄?/p>

猜你喜歡

  1. 靈異言情
  2. 古代短篇言情
  3.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