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至尊吞噬

更新時間:2020-01-11 07:04:02

至尊吞噬 已完結

至尊吞噬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天劍凌塵 分類:玄幻 主角:陳天,林落落

主角是陳天林落落的小說叫《至尊吞噬》,本小說的作者是天劍凌塵最新寫的一本玄幻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若非先天限制,他又怎會做出如此決定,豈不知他做出這個決定是的無奈與心酸!....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奇特血脈

殘陽西去,隨意拋灑著點點余輝,將天邊的云彩印照的火紅火紅的,似鑲嵌上了一道美麗的金邊似的,似乎在咨意地展示著最后的美麗。

天玄大陸,四象帝國邊緣南荒之地,多崇山峻嶺,猛獸毒蟲,隨著殘陽西去,開始吹起了細微的涼風,大多數喜熱的毒蟲猛獸慢慢的隱去了蹤跡,一棵棵樹在烈日下顯得了無生機無限的古樹,也漸漸隱去其生命風姿,平靜了下來。

“我還沒死?”

一棵生長于絕壁中的古老蒼松枝干上,一個臉上還帶著些許稚嫩的少年緩緩地睜開了通紅浮腫的雙眼,發出了一聲呢喃。

“這怎么可能?在黑洞的引力之中,我的身體不是在超高速的移動中磨碎了嗎?”緩緩睜開了雙眼的少年,看著自己傷痕累累,但卻依然存在的身體,不由發出了疑惑的自語聲。

“嗯嚶”少年突然發出一聲低哼,再次暈了過去。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幾分鐘過后,少年再次緩緩地睜開了雙眼,再次發出低聲的呢喃,似喜似愁,多了幾分心緒難明之色。

少年之所以暈過去,正是在他想不明之時,腦海之中突然多出了一份陌生的殘缺記憶,由于信息的融合,讓其暫時性的暈了過去。

“想不到僅在理論上出現的時空蟲洞竟然也讓我遇到了,竟然還幸運地存活了下來!還是以所謂的借體重生的方法活了下來!”少年低聲呢喃,看不出是喜或愁。

不用說,說這話的人自然是企圖借助‘七星橫空’產生的力量來進行易經洗髓,卻最終引出了‘九星聯珠’被黑洞吸去,靈魂在赤煞之氣的保護下幸運地存活了下來的古武者研究者陳天。

身體原先的主人,卻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是一個冒險者,此次來南荒打捕獵物,卻沒料到在這南荒外圍之地竟然遇到了一條修煉成精的妖蛇,少年一下就被妖蛇蛇尾掃中,跌落山崖。

雖然占據了這少年的身體,但具體的情形,陳天卻不記得了,在被黑洞引力牽引,身體被磨碎的瞬間,他便處于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了。

占據的身體是一個跌落山崖的少年的,陳天不由關心起了此刻自身的狀況,他可不想一個不想弄個半身不遂,那可就太過糟糕了。

仔細感應了一體的狀況,,身體的陳天不由得露出了苦笑之色,狀況雖然算不上太過糟糕,但也絕好不到哪兒去。

全身有數處骨骼碎裂,輕輕一動便感覺全身疼痛無比。

雖然輕輕一動,便全身疼痛難耐,陳天還是憑著堅絨比的意志慢慢地坐了起來。從少年的記憶中,他已經知道此時身處的南荒地域,乃是一個多毒蟲猛獸的的險地,他可不想在一直呆在這兒成為猛獸毒蟲的食物。

但才一坐正身體,陳天驀然一驚,眼光所及,發現身處竟然是一棵立于半山腰的古松樹干之中,難怪剛才感覺視眼所見有些奇怪,但他也歸因于眼睛視力暫未恢復的緣故,此時正是坐正了身體,視眼開闊之下,才知曉身處之地的險峻。

“也對,若非身處這半山腰之上,以我剛剛那樣不能動彈之身,估計早就成為了隨時出沒于南荒地域中的猛獸的腹中之食了?!标愄彀l出一聲低嘆,卻并未為身處如此險地而亂了方寸。

少年雖然僅僅十六歲,但是身處于一個古武縱橫的大陸上,卻是練得一身不弱的武功,體內經脈之中有一絲絲微弱的真氣流動。

感應著體內真氣的存在,陳天不由更加欣喜,體內的真氣量雖然顯得微弱無比,但卻讓陳天感覺到一種難言的興奮。

真氣的存在,對于作為古武愛好者的陳天,特別是曾經失去修煉古武的可能的他來說,就像是上天對他的恩賜一般,他又如何能不高興呢?

并沒有去修煉從少年的記憶中所知的修煉心法,做為一個對古武的研究極深的陳天來說,對于法訣的好壞還是能辨別一二的。

少年曾經修煉的法訣,雖然簡易易懂,但卻顯然是一種很差的法訣,難以取得很高的成就,這顯然不是陳天所需要的。竟然有了修武的可能,他自然會好好珍惜機會,努力探尋武道的顛峰。

做為一個古武研究者,陳天接觸的武學何其之多!無論是至陽至剛的九陽神功,一陽正氣訣,兩儀天罡氣,天火神訣,金剛拳法還是至陰至柔的九陰真經,姹女神功,寒冰神功等等。

但要說到他真正能中意的,還是在他二十七歲那一樣偶然之中在一個古跡中發現的那古藉中的武學。

雖然不清楚古藉所記載的功法具體名稱,法訣似乎也并不完整,但其深奧玄妙之處,常讓陳天癡迷不已。

實至今日,他仍記得為了研究古藉上所記載的武學的玄妙之處,常常忘記了時間,不能自已。

加上正是由這本古藉上所記載得知解決他不能修煉的問題的方法,最終卻未能等到真正的‘九星聯珠’之日而在‘七星橫空’之日修煉,雖然失敗了,但對于那古藉,卻也仍有另一份難明的鐘愛。

二年的時時揣摸,對于古藉上所記載的一切,雖然未能全部理解,但卻早已記之甚熟。

對于那古藉上所記載的第一、二層功法,卻是早已理解透徹,雖然古藉上的功法記載似乎并不完開整,但陳天還是決定修煉古藉上所記載的功法。

既然做出了決定,陳天自然不再猶豫,開始按古藉上所記載的功法開始修煉。

運轉功法,陳天體內的那一絲絲真氣開始進行周天遠轉,外界的天地元氣隨著他的修煉亦緩緩地由其周身毛孔涌入其身體之內,涌入真氣之中。

一個小周天之后,體內的真氣雖然沒有增多,但其質量卻是略有提升。而身體骨骼處的疼痛,受真氣的滋潤亦好了一兩分。

運轉一個周天下來,陳天也感覺到了精神的疲憊,不過卻他卻并未就此停下,繼續開始遠轉法訣,靠著極其堅韌的意志,陳天再次運轉了一個小周天后,才停了下來。

通過兩個周天的運轉,通過仔細的感應運轉功法時血脈間氣流的流動,陳天發現了一件令其欣喜無比的事情,這具身體的血脈非常之特殊,每運轉一次功法之后,一些靈氣便會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

對于一般人來說,對此可能會感覺到恐懼,但對于研究這方面較多的陳天來說,卻恰恰相反,這種體質在地球上做為一個古武愛好者,他卻深有研究。乃是一種極其特殊的體質,被形象地命名為噬靈體。

眼見無意中穿越所附的身體竟然是傳說中的噬靈體,陳天在遠離家鄉的失落中不由又多了一份欣喜。

噬靈體,顧名思意,便是一種容易吞噬靈力的體質,這種體質的特殊之處在于,每一次修煉中的真氣都會有一部分莫名的消失,這些真氣并非真正的消失,而是消失于暫時不能觀測到的周身細穴之中。

人體是最為特殊的存在,除了周身三百六十五道正穴外,還有著更加纖細的數以千千萬萬計的細道。

這些細小的穴道分居于全身各處,并不像三百六十五道正穴一般非常顯著地影響著人的一般生體機能,所以并不常為人所知,即便是修煉者也難以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修煉者聚氣修身,乃是運行真氣于以任督二脈和十二正經為主所構筑的特殊經絡中,易經洗髓之前,只能進行小周天運轉,也便是運行于主經脈任督二脈所主的經絡中。

當易經洗髓過后,能將真氣運行于周天三百六十五道正穴,便是所謂的大周天,也即是開始步入了修煉的殿堂。所以,易經洗髓,也便是修煉的最最之基礎。

易經洗髓,利用修煉而來的真氣洗滌自身經絡與骨骼經髓,讓身體有一個真正的練武之基,便是易經洗髓之真意。

一般武者的身體,在易經洗髓之時,便是利用真氣洗滌周身三百六十五個穴道周圍各處經髓,一般的奇穴和那些細小的經穴是沒法注意到與根洗的,這也就造成了后期的修煉中,有許多人止步于某些境界而始終無法突破。

而噬靈體質的最大好處便是,解決了這一限制天賦發揮的門坎,雖然在前期修煉速度相對慢了一些,但卻在修煉的過程中不斷的洗滌除了三百六十五道正穴外的周身奇穴微穴,讓身體的天賦不斷的提升,甚至說發揮到一種極致,這是一種先天的資本。

只是,不了解這一狀況的修煉者,通常會因為這種情況而對修煉失去興致,甚至放棄修煉,最終造成奇成變庸才的無奈結局。

據少年的原先記憶,陳天深感其然,作為一個古武縱橫的大陸,一般只要具有修煉天賦的修者,在十四歲左右就能完成修煉的第一步,易經洗髓。

但這少年由于修煉的真氣有接近三分之一莫名消失,導致灰心喪氣,所以十六歲了依然沒有完成易經洗髓。

他體內所僅有的哪些真氣,也不過在迫于生計壓力下,花費了一些心所修煉出來的一點點而已,可以說,由于噬靈體質的緣故,少年基本上放棄了武道。

“噬靈體,竟然在從前不被你所重視,荒廢了這大好的一具修煉武體,就讓我來讓其展現應屬于它的輝煌吧!”在感知了重生的這具身體的物殊性之后,陳天不由發出了一聲長嘯。

長嘯聲帶動了傷體,讓陳天不由痛到呲牙裂嘴,只是一口濁氣吐氣之后,陳天的精神看起了好了幾分。

“爸媽,孩兒不孝,請原諒孩兒的自私,不能留在你們跟前盡孝了。當你們看到這個信件時,代表著孩兒失敗了,已與世隔絕。孩兒雖然離開了,但至少夢已無憾,至少追求過,只是苦恨未能盡孝,希望你們看到我留下的信件后不要太過傷心吧,也能原諒孩兒的自私之心。孩兒雖然走了,但弟弟早已**,幾十年的相處,我知道他很乖,也很孝順,有他在,我就不擔心了,我相信他會好好的照顧您們二老的。孩兒離開了,只希望爸媽身體永遠健健康康的,在武道上也能繼續前進,孩兒也就心滿意足了”

“親愛的弟弟,哥哥對不起你,哥不求你原諒哥自私的決定,只希望你能代哥好好照顧爸媽,替哥好好的盡孝,哥也就走得無憾了。弟弟,對不起,本來應該是我做的事,要你一個人來承擔,哥很自私,很慚愧,但已然做了選擇,自然不可能再反悔,你所修煉的并非單一的武學,而是融合了數種至陽至剛的武學融合而成的新武學,所以進境相對于常人緩慢了許多,讓天賦極佳的你常常還要忍受他人白眼,但你卻依然聽哥的,并沒有提出什么質疑,這么多年來,無怨無悔的苦修著。但哥要告訴你的是,哥從未欺騙過你,在這二十多年來,在別人眼中,你失去了天才的光環,但待你進入第四個境界真氣凝形之后,你的進境將會快起來,而且將來由于你的基礎扎實,根基穩固,所能取得的成就也會大得多,也許有望沖擊到真氣化元的境界,甚至于走得更遠。哥在決定嘗試之后,已經將你所修煉的后續功法推演出來,但畢竟時間所限,僅僅推演到元氣化形之境,至于后續功法,哥哥相信以你的天賦一定能推演出來的,同時也給了你對武學更深的了解的機會。你所修煉的武學的來源九陽神功,一陽正氣訣,兩儀天罡氣,天火神訣跟哥無意中所得的古藉,哥皆留下了一份與你。

在哥離開之后,哥只希望你能改掉漫不經心的那種生活方式,能多花一些心思去鉆研,哥相信你一定會取得不可比擬的成就。

哥雖然走了,但哥的心永遠在你們身邊”

由于運轉功法消耗精力過大,陳天在靜下心來恢復之時想起在決定以‘七星橫空’產生的墨煞之氣來易經洗髓,以致突破不能修煉的限制的決定后所留下的兩封遺書,不由感慨萬千。

“爸媽,弟弟,你們一定也不會想到我在失敗之后仍然活了下來吧。真希望有朝一日武功大成,能尋回故鄉,再見你們?!?/p>

“不管怎么樣,雖然失敗了,但總算活了下來,而且得到了如此好的天賦之體,我一定不會讓其白白荒廢的?!?/p>

“爸媽,弟弟,真希望還能再見你們”

“我一定會努力的,你們一定也會的,也許真有再相見之日,不是嗎?”

陳天不斷低語,早已淚流滿面,雖然存活了下來,并得到了一個武者夢寐以求的修煉體質,但失去的卻是更多。

若非先天限制,他又怎會做出如此決定,豈不知他做出這個決定是的無奈與心酸!

“異宇相隔,但終究并非天人永隔,只要努力,也許有再相見之日。我一定會努力的,不只是為了那個深植于本心的武者之夢,也為了再續那難以割舍的親情?!比斡裳劢堑臏I滴風干,陳天開始真正的靜下來,快速地恢復著消耗掉的心力,畢竟此時并未脫險,身不能動,他還需要為生存下去做好準備。

天漸漸的暗下去,黑暗開始籠罩大地,整個南荒地域充斥著一種難言的恐怖氣氛,雖然深知夜晚出沒的猛獸毒蟲相對較少,加上處在此地,懸崖絕壁上的古老蒼松枝干之上,一般不會有什么猛獸毒蟲出現,但陳天依然感覺到一種毛骨悚然的窒息感,這并非真正的危險降臨,而是緣于一種本能,出于一種失去自我保護之力的本能。

但越處在這種情況之下,便越考究一個人的忍耐之心與適應能力,陳天不愧是從小與病痛爭斗中走過來的,有著一棵遠超常人的堅強與堅韌之心。在這種情況下,也僅在初時一下擔擾了一下,便靠著本心的堅韌生生將這一抹恐懼之心抹殺于內心之中,繼續靜下心來恢復精力。因為他異常的清楚,只有早一刻恢復過來,才多一份生存下去的機會。

時間的腳步走近,夜幕已然降臨,整個天地突然處在了一種極靜之中,只是輕坐于古松上的陳天卻是另一個感覺,耳中不時的充斥著細小動物的爬動聲。

這細小的沙沙聲,聽起來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不過陳天卻并不驚慌,雙眼依舊緊閉,靜靜地恢復著心力,他知道這乃是古松上經常出現的一種松毛蟲,正在以松葉為食時發出的細微聲響而已。

二個時辰過后,陳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只見漆黑的天幕下,山腰各處不時閃耀著點點細小的磷火之光,正是各種動物死后尸骨之中的磷自燃而產生的光亮。

整個南荒地域,各種毒蟲猛獸無數,死去的也不計其數,各種尸骨自然存積不少,所以磷火星碎點點,似一個個小鬼正在點著鬼火一般,讓整個南荒地域的夜晚看起來像鬼城一般,別有一翻恐怖氣象。

只是這些氣象絲毫沒有影響到陳天的心境,在心力恢復之后,便開始繼續修煉古藉上的功法,以真氣滋潤受損的骨骼傷處。

就過樣,達到心力的極限后,陳天又開始如老僧入定般開始靜下來恢復心力。

在靜坐下來后的半個時辰后,陳天猛然睜開了雙眼,右手迅速向前探出然后甩手,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幸好只是一只多足蜈蚣!”緩緩收回了右手,陳天發出一聲低嘆。

剛才正是一只多足蜈蚣移動的動靜被靜心恢復的陳天感應到,立即迅捷出手,將其扔了出去。

雖然僅僅是這么一個簡單的動作,但對于此刻的陳天來說,卻是費了相當大的勁,全身骨骼受到極速運動的震蕩,剛好了一些的身體又受到了一些損傷。

“希望接下來的半夜能平靜一些吧!”陳天也只能在內心暗暗祈禱,畢竟此時他的身體,實在不宜運動。

猜你喜歡

  1. 勵志小說
  2. 玄幻仙俠
  3. 熱血爽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