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極品二世

更新時間:2020-01-11 07:42:04

極品二世 已完結

極品二世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午夜情郎 分類:玄幻 主角:孟燼,小玉

主角叫孟燼的小說是《極品二世》,是作者午夜情郎最新寫的一本玄幻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他醒來的時候,天色血一樣紅。樹影怪怪地映在墻上,象一張神秘的網。他分不清這是白天還是黑夜,他只聽到窗外一只烏鴉在哀叫,叫聲中充滿蒼涼。小木屋的陳設很簡單,卻收拾得一塵不染。被窩里尚有另一個人的馀溫,和一種他熟悉的芬芳……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吳顏急需一個獻忠的機會證明自己。

這天,他感覺機會來了,便去找季天葵。

“西北狼”內室里,吳顏問:“二當家多少時日來此一次?”

季天葵道:“半月左右吧,算來這兩日就要到了?!?/p>

吳顏神秘兮兮道:“二當家來時,相煩季哥轉告,就說我吳顏有重要機密要向他通報!”

季天葵看他煞有介事,不禁道:“什么事???能否告訴鵝?”

吳顏搖頭道:“不是不信任季哥,實在是此事太過重大,我必須親自報告?!?/p>

季天葵干笑一聲:“那好吧,我幫你轉告,如果吳兄弟你立了功受了獎,可別忘了季哥鵝!”

就在前一天,吳顏被莫仁秘密傳喚。在鎮外五里的“楓林”客棧,莫仁顯得有些憂慮:“最近有何異動么?”

吳顏兩手一攤:“小人時時謹慎處處留意,反教卻未露蛛絲馬跡……”

莫仁若有所思,象在自語:“如此說來,他們這一階段的側重點暫不在我們這里……看來應無大礙矣……”

吳顏*感地覺察到了他的弦外之音,小心地問:“大人所指何來?”

莫仁看著他沉默片刻:“按說這是朝廷秘密,不應對外人道來,然今天找你來,實是有求于你,你作為官府線人,一心輔佐朝廷鎮壓反教,料能擔此大任……”

吳顏感覺機會來了,立功的機會正在向他走來。

接著,他就得到了如下信息。

近日皇上御賜給安徽巡撫溫喜存一只黃金小馬駒,差兵部高手凌冰親自押運至安徽,并將于五日后行經昭化縣。

莫仁道:“大宗錢物或名貴物品過縣,須縣府開具‘通縣文牒’,這是圣上針對反教制定的新鮮舉措。原本御賜之物應以最快速度抵達目的地,但如今一切當以防備反教為先,圣上也不會朝令夕改。

“凌冰五日后即到此地,偏巧我與縣府劉大人公務在身,需離縣一段時日,不能將文牒遞交凌冰,故需一人代為行使遞交文牒之事。我反復思量,決定將此事交付于你,屆時你可攜我親筆信與那凌冰會面,將文牒交給他,會面地點便在這楓林客棧。不知你可愿效力否?”

吳顏激動得就差擠咕尿了,連連說:“愿意效勞,愿意效勞,多謝大人信任,多謝大人信任!”

莫仁:“此事辦好,定有你的好處?!?/p>

吳顏:“這個我懂,這個我懂,大人只管放心,小人一定辦得漂漂亮亮的!”

莫仁:“這便把文牒與信件交與你,須小心收存!”從懷中取出一只褐色鹿皮封套,鄭重交給吳顏。

吳顏雙手接過,表現得很是虔誠。

莫仁臉上忽然籠上一層嚴霜:“如有任何差池,唯你是問!”

“西北狼”內室,只有吳顏和二當家的。

即使只面對著一名教眾,二當家的依然黑巾遮面。他翻來覆去查看著那個褐色鹿皮封套,猶豫一下,撕開封條,取出文牒與書信,細細審視。

吳顏屏住呼吸,緊張注視著二當家露在黑巾外的一雙銳利而陰沉的眼睛。

良久,二當家抬眼看向他:“你認為我們應該怎么做?”

吳顏誠惶誠恐道:“我,我覺得我們該在楓林客棧設下埋伏,由我出面和那凌冰接頭……聽那師爺所言似乎負責這次押運的兵力并不多,我們當可一試!”

二當家凝視著他,眼睛一眨不眨:“你說的有理??晌遗欢?,如此重要的事務,怎會托付于你?就算他和縣令不在,也還有衙役啊……”

吳顏一時不知該如何作答,在二當家犀利的目光注視下,他感覺到了懷疑的意味。

“也許,也許是他信任我吧……”

“哦,那你認為此刻我是否信任你呢?!”語速放緩,威嚴不容辯駁。

“我……我……”吳顏不禁滿面通紅,呼吸急促,他萬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發展路線。

沉默片刻,二當家道:“可以按照你剛才所說的方案進行,不過,一旦有什么閃失或不該發生的事發生,便唯你是問!”

“唯你是問”這個詞,短短兩天內吳顏聽到了兩回,他馬上想到了“豬八戒照鏡子——里外不是人”這句著名的歇后語。

他倍感委屈,眼里噙著淚花,跪伏在地,抱著二當家的腿,哽咽道:“我吳顏一顆紅心對組織,沒做不利于教的事,沒作有損于教的人……”

二當家冷然道:“好了,別背教章了,看你的行動吧!”拿起已開了封的鹿皮套子,將文牒與信件重新塞回去,對吳顏道:“速去槐樹鄉找造紙匠張生剛,把封條恢復原樣。之后你便先行去楓林客棧守侯,我們隨后便到?!?/p>

“是!”接受了任務,吳顏自感重新獲得了組織的信任,不由破涕為笑。

可讓他難以接受的事還在后頭,就在他倒退著走到門口的時候,二當家的又發話了:“記住,如有異常,唯你是問!”

噴涌的熱淚,浸濕了鹿皮套子……

楓林客棧。

吳顏已在這里守了兩天。

今天,便是師爺所說凌冰到來之日。

從昨晚開始,整個楓林客棧已迅速住滿了他的同黨,這里已被包了場。

楓林客棧共有兩層,與普通的客棧沒有什么不同,一層打尖,二層住店。

晨光熹微,當大多數人還在睡夢之中時,楓林客棧內已是暗流涌動。這里的人在孕育著一個不小的陰謀,他們仿佛一群饑腸轆轆的狼,在靜靜打磨著利爪,在守株待兔,等候著獵物的到來。

吳顏是今天醒得最早的人,換言之,他整整一宿都沒有睡著,輾轉反側,從星夜直到黎明。

他一直在祈求上蒼,保佑這次行動成功,保佑他自己立功受獎,得到組織的賞識。另外,他在心里忿忿地說:一定要用行動讓二當家的從此不再對他說起那四個字!

辰時,客棧一層已陸續坐了幾桌房客。象一般的房客一樣,他們吃早點,喝茶,輕談……只是,每個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客棧老板略帶憂慮地偷偷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他*感地覺察到他們并不是普通的客人,他甚至嗅到了一絲即將到來的血腥之氣。

正對著門的位置坐著一個絡腮胡須的中年人,一身勁裝罩在鮮紅的披風下。他呆呆地盯著自己手中空空如也的茶杯,從不抬頭看上一眼。在他的腰間,別著一把帶鞘短刃,從露在鞘外斑斑駁駁的手柄來看,此刃已年頭不短。

他一直在把玩著手中的茶杯,好象在研究什么物理變化。忽然,他停住了手里的營生,抬起頭來,眼光鎖定了客棧門前的那條小路。

柳蔭下,一人一馬,另有一架馬車和幾十兵卒,正緩緩向這里走來。

看到那個騎在馬上的人,中年人的瞳孔逐漸收縮。他認識此人,此人正是朝廷兵部的凌冰。

他立刻低頭伏在桌上,裝作一副正在睡覺的樣子。

凌冰下馬,把馬栓在客棧門前那簡易的只供打尖者存馬的草棚中。

他獨自慢慢走進客棧,繞開那幾桌客人,向最里面的一個角落走過去,那里,坐著吳顏。

他輕輕坐在吳顏對面,看著他,并不開言。

吳顏的緊張一覽無余,他的聲音有些顫抖:“您是凌大人吧?”

凌冰略一點頭。

“縣府師爺派我前來……”

凌冰豎左手食指于口唇,示意他禁聲,同時,伸出右手。

吳顏猶豫一下,將手探入懷里……

他取出那只褐色鹿皮封套,交到凌冰手中。

接過封套的時候,凌冰的眼睛一直看著吳顏,眼里有一種吳顏似曾相識的神色。

把封套拿在手里,凌冰仔細審視著那一紙封條,臉上漸漸浮現出笑意。

吳顏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兒。

還好,凌冰似乎沒有察覺封條上的馬腳,他撕開封條,從里面抽出文牒和信件,默讀起來。

許久,凌冰把手中信物收入鹿皮套,揣入懷中,對吳顏一笑,簡短道了聲謝,起身離座,轉身便走。

絡腮胡須的中年人不知何時已從夢中醒來,他牢牢盯住凌冰的背影,眼光逐漸變得惡毒……

他一直在把玩的茶杯,突然間脫手,向地上落去……

驀地,客棧門外有了異動!

剛才說過,凌冰獨自走進了客棧,隨行的幾十兵卒和一架馬車都留在了門外,而馬車恰恰正對著客棧的門。就在中年人的茶杯落向地面的時候,從馬車車廂的簾幕后面陡然飛出一點寒芒,射向中年人!

寒芒飛來是如此迅捷,待中年人驚覺,寒芒距其右肩已不過數寸。

中年人也實在了得,值此千鈞一發之際,他猛然一個鐵板橋,閃電般向后急墜……

這個“鐵板橋”遠非化源那記“鐵板橋”所能相比。

寒芒“?!钡匾宦暽淙肷砗髩Ρ?,中年人回頭,便看見了那枚尾柄還在高頻顫動的匕首!

他的右肩頓感火辣辣的刺痛,鮮血串串滴落。

饒是他應變奇快,匕首還是劃破他肩頭的一大塊皮肉。

這時,嘩啦一聲,茶杯掉在了地上,碎成幾片。

瞬時,客棧內倉啷啷之聲不絕于耳,眾人紛紛兵刃在手。

二層所有的客房也都房門洞開,沖出百余名黑衣蒙面,手持利刃的漢子。

群狼終于亮出了利爪!

幾乎與此同時,門外那幾十兵卒快速沖入客棧,他們手挺..,守住大門。

凌冰慢慢回身,手中已多了一根鐵杖。

馬車車廂簾幕掀起,出來一人,淡藍布袍,三綹長髯,左手退于袖中,面色嚴峻,正是莫仁。

他走進客棧,并肩在凌冰身旁,二人相視,微一點頭。

凌冰對那右肩受傷的中年人道:“久違了,唐庭健大人!”

中年人直起身,似乎并未受傷痛的困擾,他含笑抱拳,聲音卻是冷冰冰的:“莫大人,凌大人,我們朝廷共事一場,想不到今日會在此荒僻之所刀兵相見……”

莫仁道:“當年你犯下欺君之罪,圣上要殺你,是我等一同為你求情,圣上方網開一面……怎知你貶為庶民后卻賊心不死,甘為叛黨,今日相遇不易,如不誅你,天人共怨……”

唐庭健抬起受創的右臂,做了個制止的手勢:“人各有志,毋用強求!既已至此,不如殺上一場,能死在莫家鉤下,也是唐某的榮幸!”

莫仁冷笑:“你不配我使莫家鉤!”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穿越架空
  3. 古代短篇言情
  4. 玄幻仙俠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