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我當方士那些年

更新時間:2020-01-08 03:11:06

我當方士那些年 連載中

我當方士那些年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君不賤 分類:靈異 主角:秦雁回,蕭連山

火爆新書《我當方士那些年》由君不賤所編寫的靈異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秦雁回蕭連山,書中主要講述了:“英雄談不上,因為打涼山得到表現突出榮獲三等功,全團也因為戰斗作風頑強獲得集體二等功。”蕭連山淡淡苦笑黯然的說。“幾枚軍功章有屁用,都是戰友尸體堆出來的。”...……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蕭連山醒來的時候,我就坐在chuang邊的凳子上,耳邊突然沒人叫我哥,心里空蕩蕩的,他已經昏迷了三天,身體這么強壯的人也沒能扛住,可見他身上的傷有多重。

我們三個人里,就我傷勢較輕,不過也傷了指骨打著夾板,上面包著紗布,蕭連山迷迷糊糊的醒來,整個人看上去很虛弱,開口第一句話卻是我問手上的傷怎么樣。

他總是這樣似乎關心身邊的人超過關心自己,我拿起削好的梨遞給他,告訴他砍在他小腿上的刀就差半寸就傷到筋骨,醫生說他運氣好,不然以后就成瘸子了。

蕭連山想坐起來,一用勁就看見他呲牙咧嘴的樣子,估計是身上的傷口又裂開了,我連忙過去攙扶。

“哥,你手怎么樣了?”

“蚊子叮了一口,癢的很?!蔽倚χ鴮W蕭連山說過的話。

“哥,你這人咋傻的很呢,你有手去抓刀,搞不好手都會給你砍下來?!?/p>

當時我還真沒想那么多,就想著無論如何不能讓刀砍刀他頭上。

“哥,你真厲害,什么都能算,而且都能算對?!笔掃B山咬了口蘋果,一臉壞笑的說?!案?,要不你也給我算算,看我啥時候能娶媳婦?!?/p>

“不算!”我回答的很干脆。

“為什么???”蕭連山眼睛一瞪口里還塞著半口蘋果?!芭?!我知道了,你們這行要講緣分,講誠意,我懂,我懂,多少錢才算有誠意???”

“呵呵,你給再多的錢,我都不會給你算的,你還是省了這條心吧?!?/p>

“為……為什么???”蕭連山來了勁,放下蘋果抹把嘴認真的問。

我說:“兄弟的命我不算!”

“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你可以給別人看,為什么就不能給我看?”蕭連山不依不饒的問。

“當兄弟是一輩子的事,我既然認了你這個兄弟,不管是以后咋樣,我都會和你禍福相依,生死與共?!蔽业恍ζ届o的說?!凹热灰院蟛还馨l生什么事,我都當你是可托生死的兄弟,你的命還有什么好算的?!?/p>

蕭連山手一抖,重重拍著我裹紗布的手上:“哥,不算了,有你這話,這輩子值了!”

蕭連山剛好拍著我傷口上,疼的我鉆心,旁邊蕭連山摸著頭一臉傻笑。

“說的好,你們兩兄弟肝膽相照,我越雷霆道上混了這么久,很少遇到向你們兩個這樣重情重義的人?!?/p>

霍謙推著越雷霆進來,剛做完手術沒幾天,越雷霆一直做在輪椅上。

“霆哥,你傷勢沒什么大問題吧?”我關切的問。

“蚊子叮了一口,癢的很!”越雷霆也學著蕭連山說的話。

蕭連山臉一紅又開始傻笑,越雷霆也跟著爽朗的笑起來。

“連山,你送進醫院的時候,渾身是血,醫生是用剪刀剪開你衣服,當場的人都嚇了一條?!被糁t聲音一如既往的謙遜?!澳闵砩系膫诙嗟膰樔?,大大小小十幾個,我看你也不像爭強斗狠的人,這些傷口怎么來的?”

“霍謙給我說我還不相信,專門去看過,連我都嚇了一條,可看你的傷口不像是被砍的刀傷,還有一個傷疤都有碗口大,怎么來的?”越雷霆也好奇的問。

“傷疤大的是貫穿性槍傷!其他小的就不提了?!笔掃B山咬口蘋果傻笑著說。

“槍傷?!”越雷霆和霍謙對視一眼,很茫然的問?!澳恪阍趺磿袠寕??”

我也很好奇,他身上怎么會有槍聲,蕭連山一臉平靜的停頓了片刻,看的出游戲過往他并不想提起,從認識他我就發現他身上有某些和他年齡不相稱的東西,但他不說,我也不問,我甚至都沒看過他面相。

“對越自衛反擊戰時候留下的,79年在打涼山時,我是598團團警衛班班長,我們團是第一梯隊,負責攻堅戰,仗打的慘烈,身邊好多戰友都倒下了,越南兵槍法賊的很,躲在叢里打黑槍,人都沒看見就犧牲了?!笔掃B山說到這里臉上再也沒有表情。

“你……你當過兵?打過仗?”越雷霆驚訝的問。

“打到最后也沒有進展,團長急了,提著槍就往上沖,我跟在他后面,等我們沖上陣地的時候,我回頭一看,山下面全是戰友的遺體,一個團傷亡減員過半?!笔掃B山聲音越類越低沉。

“原來你是軍人,難怪我看你擒拿格斗很嫻熟?!痹嚼做C然起敬,忽然想到什么?!澳恰悄愣际谴蜻^仗的人,給你刀你怎么下不了手???”

“不想再殺人了?!笔掃B山把手里的半塊梨放下,嘆了口氣面色凝重的說?!皻⒌奶嗔?!往高地沖的時候都殺紅了眼,見人就殺,不管有沒有舉手投降的,只要看見衣服不對,想都不想就開槍,那一仗打下來越南兵丟下一千多具尸體,密密麻麻的挪起來像個小山,放了一天就臭了,滿山的尸臭?!?/p>

我和其他人都沒再說話,誰會想到看上去傻頭傻腦的蕭連山竟然是軍人,從他口里講出的故事讓人無不動容。

“等沖上陣地團長都哭了,跪在地上對著山下的戰友連磕了三個頭,全團沒有一個人笑的出來,占領高地后團長下的第一個命令不是加強防御陣地,而是搜尋戰友遺體?!?/p>

“連山!好樣的,你是爺們?!痹嚼做劭粲行駶?。

“等我慢慢平靜下來,才感覺后背疼的厲害,一抹滿手的血,軍醫過來看了告訴我命大,背上全是彈片拉的口子,還有三塊彈片鑲在肉里?!?/p>

“沒想到連山還是戰斗英雄?!被糁t也欽佩的說。

“英雄談不上,因為打涼山得到表現突出榮獲三等功,全團也因為戰斗作風頑強獲得集體二等功?!笔掃B山淡淡苦笑黯然的說?!皫酌盾姽φ掠衅ㄓ?,都是戰友尸體堆出來的?!?/p>

越雷霆聽了更是詫異,摸摸板寸不解的問。

“連山,就你這表現為什么不留在部隊???”

這個問題我也很想知道,我遇到他的時候和我一樣是棒棒,以他的表現完全可以留在部隊,或許后面發生了什么,我沒有催促,靜靜的等著。

“我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在軍籍里面我屬于陣亡士兵?!?/p>

越雷霆和霍謙都愣了,相互對視一眼等蕭連山繼續說下去,這個我倒是不驚訝,雖然我沒給他看過面相,但有一次無意看見他的掌紋,心紋有斷半命不全,我就知道他之前經歷過生死之劫。

“打完涼山以后,因為團傷亡過半,要撤下去休整,部隊要撤出陣地的時候,接到師部命令,偵查敵軍前沿陣地部署,為炮兵部隊提供炮群火力覆蓋坐標?!?/p>

“你背上的槍傷就是這次任務留下的吧?”我問。

蕭連山點點頭望了望窗外,好像在回憶曾經發生的一幕。

“因為任務很重要,團長親自帶著警衛班八個人去執行,任務完成的很順利,回來的路上遇到一股潰敗的越南兵,有三十幾個人很多受了傷,團長下命令把他們圍殲了,戰斗打的也很順利,我們在叢里里伏擊,部署了兩道交叉火力,前前后后沒有十分鐘就解決戰斗,打死十來個,其余的全俘虜了?!?/p>

“既然順利,那你怎么受的傷?”越雷霆追問。

“站斗結束打掃戰場時,有一個炸死的越南兵趴在死人堆里打冷槍,瞄的是團長,被我發現了,我及時推開團長,子彈從我肩膀穿到后背?!?/p>

“有種!是爺們?!痹嚼做f。

但現在我終于明白,為什么他不管在任何危及的關頭,總是先考慮別人的安危,原來是經過戰火洗禮留下來的習慣。

“清理完戰場,團長和其他六個戰友押解俘虜,我被兩個戰友攙扶著手后面,快到團部的時候,團長讓休息,大熱的天,團長厚道讓戰友給俘虜送水,誰知道這群王八蛋恩將仇報,趁戰友不注意拉了手榴彈,當場犧牲了四名戰友,團長炸成重傷,幸好負責巡邏的戰友聽到爆炸及時趕過來,不然我這百把斤也撂在那兒了?!?/p>

蕭連山停了停重重嘆了口氣接著繼續說。

“我因為有槍傷被送去搶救,等我醒過來已經是兩天后,我問團長和其他人咋樣了,沒人回答我,我自己杵著拐去病房,團長的命是搶救過來,可一只眼睛和一只胳膊給炸沒了,而其他幾個抬回來的戰友都重傷不治全犧牲了?!?/p>

“那……那后來怎么樣了?”霍謙急切的追問。

后面發生的事,蕭連山不說我大概也知道了,他左手掌紋紋路奇特,朱雀文和劫煞紋相交,朱雀文主多官非,而劫煞紋過掌主犯殺戮。

果然蕭連山面無表情的說。

“我當場就扔了拐,捂著胳膊回到營房,拿上槍二話沒說沖到關押區,帶回來的十幾個俘虜,我整整打了三個彈夾,全被我殺了!”

“殺的好!”越雷霆一拍**痛快的說?!拔沂悄阄乙策@樣干?!?/p>

“槍殺俘虜是重罪,軍隊有紀律,何況我一口氣殺了十幾個,殺完這群王八蛋,我就坐在那兒等人來抓,當時也想什么,就是想著替戰友報仇?!笔掃B山說到這里忽然笑了,而且很開心?!翱傻攘撕芫枚紱]人來,炊事班還派人專門給我送飯,往那兒一擺啥都沒說,就拍了拍我肩?!?/p>

“連山干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我想其他戰友心里都憋著氣,連山替他們出了,都當他是英雄呢,誰還會去抓他?!被糁t也笑了笑。

“我在關押區等了兩天,一直等著憲兵來帶我走,我這是重罪上來軍事法庭十有**是槍斃,誰知道憲兵我沒等來,我把團長等來了!”蕭連山停了停表情很嚴肅?!皥F長醒來以后聽我殺了十幾個俘虜,拔了身上的管子,讓兩個戰友攙扶著來到,見到我啥話也沒說,推開身邊的戰友,挺直了%,給我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p>

“你團長也是條漢子,什么樣兵就有什么樣的團長?!被糁t敬佩的說。

“當時我很激動,站起回敬了軍禮,關押區的山頭站滿了戰友,都給我敬禮,那場面我現在還記得,一輩子也忘不了,團長的眼睛上纏著綁帶,可我聽見他在哭,從綁帶里面浸出來的全是血水?!笔掃B山的眼睛紅了一圈。

“那后來你怎么離開的?”

“殺了十幾個俘虜不是小事,團長讓我換了衣服連夜走,找了具俘虜的尸體穿上我軍裝,扔到地雷區,給師部的報告是我殺了俘虜之后逃跑,誤入雷區陣亡?!?/p>

房間里都陷入了沉寂,我怎么也沒想到,二十出頭的蕭連山不但經歷過戰火的洗禮,而且還有這么一段曲折的故事。

我看看旁邊的越雷霆和霍謙,他們相互對視一眼,什么也沒說,不過從他們的目光里,多少我能看出一絲敬重和折服,用越雷霆的話說,對于軍人特別是保家衛國上陣殺敵的軍人,道上混的人都特別敬重,所以很少看見和軍人發生爭執和過節,倒不是怕什么,因為上過戰場經歷過生死的人對于忠義的理解總是特別深刻。

猜你喜歡

  1. 懸疑推理
  2. 驚悚恐怖
  3. 恐怖靈異
  4. 都市異能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