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田園風光:漢子寵妻無度

更新時間:2020-01-11 10:00:23

田園風光:漢子寵妻無度 連載中

田園風光:漢子寵妻無度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鐘離三尋 分類:言情 主角:白御景,楊甘綠

白御景楊甘綠目錄,想起剛才的感覺臉不自覺的紅了,身子軟軟的,似乎比饅頭還要軟上幾分,還有這臉龐,整個村子的女人都沒有她漂亮。他當兵十來年,在戰場上瘸了一條腿,大夫說治療的可能性非常小,不得已回到柳灣村。而奶奶看他腿瘸了,也沒有什么用,就立即提出了分家,他受夠了冷眼旁觀,一個人住也沒有什么不好的,而爹爹也是在奶奶的壓迫之下,不敢出聲。他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就在村的最東面蓋了一間房子,能夠遮風擋雨就行了。然而,沒想到的是他娶了媳婦,是這個村子楊家的女兒楊甘綠,模樣自然是一等一的好,多少人去家里求親,她娘都沒答 展開

本書標簽: 熱血爽文 腹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邊說邊拿出了銅板。

“大娘,我們相識一場,就是緣分,況且這孩子我喜歡,是送給他的,不能言而無信,這銀子我萬萬收不得?!?/p>

“孩子小,難免會有情緒,小虎頭應該是吃膩了,這樣吧,我回去做點食物,明天大娘過來取?!?/p>

“是嗎?那就太感謝你了?!?/p>

“只要大娘多幫我宣傳一下,多來幾個顧客,我就心滿意足了?!?/p>

“這點小事,包在大娘的身上?!?/p>

人走了,她在想到底做什么孩子喜歡吃,家里有面,不如做貓耳朵吧!

生意不錯,今天不到中午就賣光了,還有三個豬蹄,她吃了一個,旁邊有賣菜的,她拿豬蹄換了,一個不剩,賣光光,這還是她擺攤以來,賣的最快最好的一次。

現在只等阿景回來,一起回家。

萬事俱備,只欠阿景。

她老遠就看見阿景抱著紅色的被子,而且是那種大紅色,她挑了挑眉,紅色是喜慶不錯,但總覺得哪里不對。

身后跟著兩人,應該就是打井人了,他們的手中除了一些工具,還拿著豬大腸豬蹄這些,沒辦法,豬大腸要鮮的,明天都要去豬肉鋪的老板那里去買,如果以后能弄一個冰庫就好了,放兩三天沒事,就不用每天跑了。

“阿景?!?/p>

“我們回家吧!”

一路上,和他們大概說了一下,什么是井,要打多深,最后,談成三兩銀子,這可不少了,有時候三兩銀子是半年的花銷。

“就在這里打井,水源充足?!?/p>

他們自然是拿錢辦事,只要給錢,什么都好說,況且不是一筆小數目。

告訴了他們,她就去做飯了,除了賺銀子,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做飯。

今日回的早,倒是不著急,白御景自告奮勇的去洗豬大腸了,平時一回來就下午了,他出去打獵,她就洗豬大腸,難得今天消閑,他來洗。

不如就做貓耳朵吧,多弄一點,今天多了兩個人,還有小虎頭得,一塊做了吧!

用豬蹄換來的菜,其中有一個與菠菜很類似,叫花菜,可以榨汁,與面和起來,健康營養又美味。

沒有榨汁機只能用手了,找來一個鐵罐子,類似錘子形狀的鐵頭,把花菜切碎,在用鐵頭搗,就會出汁。

面搓成貓耳朵需要借助一個工具了,這個她做不了,需要阿景來幫忙了。

找來一塊光滑的木板,“阿景,我想做一個這樣的板子?!?/p>

她指著板子,用手比劃著,“就是這樣,弄幾條花紋就行,不要多,五條就行?!?/p>

“好,我來做?!?/p>

這個交給阿景她放心的很,就去和面去了。

花菜汁倒入面里,和起來,在用搟面杖搟成薄片,刀切成條,再切成一個個的小方塊兒,就等阿景做好了木板,一搓,就成了。

“媳婦,你看看,是不是這樣?”

他現在就像是一個求夸獎的孩子,眼巴巴的看著她。

“不錯,就是這個樣子,做的很好?!?/p>

五道,不多不少,打磨的平滑無比,也不怕用著會傷到手,而且在木板的右下方刻了幾個字。

媳婦:楊甘綠。

倒是挺會閑情逸致,似乎還有那么一點浪漫。

“那晚上有沒有獎勵?”他特別強調了晚上。

搞的她一片臉紅,不痛不癢的打在他的身上,“現在白天,你瞎說什么呢?”

他把腦袋湊了過來,“我說什么了?媳婦,你是不是想多了?”

“你……”會戲耍人了。

該罰。

“今天我要蓋新的被子,你去蓋舊的?!?/p>

他特地買了一張被子,就是為了兩人蓋同一張著子,反倒弄巧成拙了?

“媳婦,我買了紅色的被子,就是想彌補一下虧欠,娶你的時候什么都沒有,連一張紅色的被子都沒有,如今有了,你怎么這么狠心?!币桓笨蓱z巴巴的樣子。

她知道就是怕自己傷心,才會那樣說的,她是買來的,而不是娶回來的,這份小心翼翼的維護,她很感動。

“那你不會買兩張嗎?”

他摸著頭,眼神躲閃,“媳婦,你不是說了嗎?咱們現在是小本買賣,不要鋪張浪費?!?/p>

一張就夠了,何必兩張呢?況且他是有私心的。

“等以后蓋了大房子,再買?!痹儋I一張大大的被子……夠兩個人蓋的那種……

她無話可說,越來越滑頭了。

“晚上再說,我去做飯了?!?/p>

白御景親眼看著自家媳婦扭著小蠻腰走了……

眼里閃爍著光芒,到了晚上,可是由他說了算,畢竟他的力氣大,不是嗎?

小方塊用大拇指一搓就成貓耳朵了,很方便,而且是綠色的,看起來就有食欲,還有一種好奇,平常的面是發灰白的,并不是純正的白,但這種是除了灰白的另一種顏色綠色。

出于人的心理,都會有一種好奇,就會促使嘗試,她眼里閃著精光,摸著下巴,似乎這個也可以賣。

她好像又發現了一個賺銀子的機會……

昨天撿了兩條魚,

她看了一下,井沒有問題,而且都是松軟的泥土,并不是很費勁,估計需要一天,看來明天還需要挖半天。

“吃飯吧!”

貓耳朵,涼菜,炒菜。

下午,白御景本來是要出去打獵的,但考慮到打井,豬大腸還沒有洗完,決定留下來,現在眼看生意越來越好,直接買了五副豬大腸,她一個人難免有些吃力。

楊甘綠想著這樣也好,今天的事情有點多,他在可以減輕一點負擔,效率也會加大,還有一些小方塊,這是準備明天去賣的,她就去搓貓耳了。

“綠兒,你在做什么呢?”吳月一進來就看到一些綠色的小方塊兒,用手一戳,就換了一個形狀,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看起來倒是不錯。

“啊,我在搓貓耳朵呢!”一直在忙,都沒注意到人過來了。

“貓耳朵,那是什么?”她從來沒有聽說過,竟然是綠色的,這是最為奇特的。

“貓耳朵就是白面做的一種面食,下鍋煮開了就可以吃了,很方便的,我準備明天拿到鎮上去賣?!?/p>

猜你喜歡

  1. 熱血爽文
  2. 腹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