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宿罪-分裂詭探Ⅱ

更新時間:2020-01-07 20:38:04

宿罪-分裂詭探Ⅱ 連載中

宿罪-分裂詭探Ⅱ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月半墻 分類:靈異 主角:閆知著,李亦婷

新書推薦,《宿罪-分裂詭探Ⅱ》由月半墻所編寫的靈異類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閆知著李亦婷,內容主要講述:我指著張修明說道:“你還敢說你懂愛情?你知道李亦婷有多愛你么?”......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閆知著從腰間拔出了一根手電筒給我,我打著手電筒,跟在閆知著的身后。閆知著走的很慢,他緩緩的在石臺上移動。而我也慢慢移動著,將手電筒壓低。湍急的水面逐漸漫上了石臺,石臺在水面下朦朦朧朧,走錯一步我們就要被河水卷走。

我們慢慢靠近了橋洞,手電筒的光亮也漸漸的照射了進去。

我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復雜的感覺來,我到底是希望張修明在里面,還是希望他不在里面呢?

這個答案,我自己也不知道。

橋洞隨著光線的照射,逐漸的清晰了起來,我還沒有看清楚橋洞的狀況,閆知著就已經厲聲喊了起來:“別動!張修明,放開梁玉龍,你已經被我們包圍了?!?/p>

張修明的身影逐漸從橋洞中浮現了出來,他一手推著被綁著的梁玉龍,一手拿著一把鋒利的匕首,抵在梁玉龍的脖子上:“別過來,誰過來我就捅死他?!?/p>

閆知著停下了腳步,此刻我們距離張修明還有一個石臺。

“別沖動,張修明?!遍Z知著慢慢的將槍口放下,對著張修明喊道:“你是不是要一錯再錯?放了梁玉龍,其余的一切我們都可以談?!?/p>

張修明躲在梁玉龍的身后,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我聽到了他嚎啕大哭的聲音:“為什么都是這樣,為什么都要這樣。為什么她要背叛了我,我對她掏心挖肺,我對她甚至好過我自己,我什么都可以給她,可是為什么,她還是要這樣!”

張修明越來越激動,手上的匕首也微微顫抖著。而在匕首下的梁玉龍就好像是一只發抖的綿羊,大氣都不敢呼一聲,生怕什么舉動惹惱了張修明,那匕首就會從他的脖頸處狠狠的刺入。

閆知著將槍別回了自己的后腰,雙手舉在空中,說道:“別沖動,何必為了一個不愛你的女人這樣做?這個世界上的女人千千萬,為什么要這么沖動?李亦婷不是一個值得你愛的女孩,你放了梁玉龍,我們好好談談行么?”

“不!”張修明手持匕首,刀尖已經刺入了梁玉龍的脖子,鮮血順著梁玉龍的脖子滲了出來:“這個世界上的女人都一樣,都是背叛者,都是表里不一的家伙。就和我的媽媽一樣,她說永遠都不會離開我的,可是,她還是和別人離開了?!?/p>

當時查張修明檔案的時候,我們可都沒有看到這一點。也就是說,張修明的母親在和他父親保持婚姻的情況下,與別人私奔了。一個人的童年對一個人日后的性格養成,心理建設有著重大的影響,而或許,張修明母親的離開,早就在他的心中埋下了一個仇恨的種子。

這個種子讓張修明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背叛,誰要是背叛了他,他就殺了誰,剖開她的心。

“一切都回不了頭了?!睆埿廾骺藓爸骸耙磺卸蓟夭涣祟^了。殺一個夠本,殺兩個已經賺了,哈哈,臨死還能拉一個墊背的,值了!”

張修明的匕首更深了一些。

“你懂個屁!”我沖著張修明喊道:“你懂你媽個大爺!”

閆知著回過了頭來,小聲說道:“別激怒他?!?/p>

我指著張修明說道:“你還敢說你懂愛情?你知道李亦婷有多愛你么?”

“你在說什么!”張修明顫抖著,問道。

“李亦婷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還不是因為你!”我喊出了自己的猜測:“告訴我,你是不是欠了別人大筆的錢?”

“是又怎么樣!”張修明有些激動,說話甚至有些結巴:“難道只有我有錢的時候,才能夠找到自己的真愛么?一旦我沒有錢了,那些女人就好像是看到了地上的狗屎,通通離我遠去了是么?還說女人不下jian,還說她愛我?”

我咬著牙說道:“李亦婷根本就沒和梁玉龍做過。梁玉龍是個性無能,只能通過受虐而得到**?。李亦婷為什么在酒吧呆了兩個月,愣是沒有把自己交出去。因為她愛你,她必須把第一次交給你。她選擇了梁玉龍,是因為她知道不會和梁玉龍發生關系!”

張修明聽著我的話,臉上卻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你破產了,你欠了別人的錢,你像一個縮頭烏龜一樣躲了起來??赡愣闫饋?,他們就不會找你要錢了么?他們找不到你,找到了你的女朋友。因為你的緣故,她失去了一次做老師的機會,你以為她要五十萬是干什么,就他嗎的是為了給你還債?!?/p>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張修明喊道:“一定是你騙我的,肯定是你說謊騙我的?!?/p>

說著,張修明將刀指向了我,說道:“你告訴我,你告訴我,這一切都是你說謊騙我的,是不是?說??!”

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梁玉龍就猛地往后一頂,他的后腦勺猛的磕在了張修明的鼻子上,張修明一時間頭暈目眩,讓梁玉龍脫離了控制??闪河颀垊倓倰昝摿藦埿廾鞯目刂?,張修明便緊著追了上來。

他高高舉起了匕首,眼看就要扎進了梁玉龍的脖子。

只聽“砰”的一聲,有人開槍了。

下一刻,張修明便向前傾倒,摔落在地面上。接著,他在地面上滾了個圈,墜入了湍急的河流之中。鮮血從順著橋洞邊緩緩流下,而張修明的尸體在水中打了個浪花,就再也不見了。

“誰開的槍!”閆知著左右看了看,喊道。

吐死鬼喊道:“我!我……”

我們看向了另一側,吐死鬼正雙手握著槍,他的手指還有些微微顫抖著,他聲音有些斷斷續續:“我,我看到他準備殺人,就,就開槍了……”

閆知著點了點頭,平靜的說道:“開槍之后要做什么,記得吧,慢慢操作?!?/p>

“知道,知道?!蓖滤拦砩狭吮kU,緩緩的將槍收入了腰間套上。

做完之后,他吐了起來。

梁玉龍此刻放聲大哭了起來,他癱坐在地上說道:“嚇死我了,我差點以為我要死了。你們快來,快來扶我一下,我,我站不起來了?!?/p>

我和閆知著幾步跳入了橋洞之中,這才看到橋洞中有一定深度,即便是白天,不**這個橋洞中,也不會發現這里藏著什么人。橋洞深處,一個黑色的塑料袋正扎著口子擺在那里。閆知著帶上手套將口袋打開,果然,里面是一摞摞的人民幣,應該就是那五十萬了。

在塑料袋中,還放著兩部手機,看樣子一部是梁玉龍的,一部是李亦婷的。

我打著手電筒,繼續照著這個已經發霉,長滿了青苔的橋洞,我發現在橋洞深處,有一個大大的玻璃缸子,而在這個缸子中,放置的不是別的東西,正是人類的心臟。兩個心臟,一個肥大,一個稍小一些。

我將玻璃缸往外搬了搬,說道:“心臟,找到了?!?/p>

閆知著此刻已經將兩部手機都開機了。

梁玉龍扭頭看著我們,說道:“我,我能找人來接我一下么?”

閆知著點了點頭,說道:“哪個手機是你的?”

梁玉龍指了指一部諾基亞,說道:“我這個人怕泄密,都是用這種古董手機……”

閆知著將手機遞給了梁玉龍,又招呼外面的刑警:“來幾個人,把東西搬出去。還有,通知一下下游的派出所,找找張修明的尸體。吐死鬼,別吐了,我知道你第一次開槍殺人,不過你做的沒錯,是你救了梁玉龍?!?/p>

吐死鬼直起身子剛想說什么,卻又吐了起來。

閆知著一邊指揮刑警過來,一邊對我說道:“我知道你救人心切,但是你的方法有點過激了。雖然你想法很好,只是,有時候真相就是這么黑暗赤**。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為愛不顧一切的人,好好看看這個冰冷血腥的世界吧?!?/p>

閆知著的眼睛看向了橋洞邊,張修明的血液蹭了一地,此刻依舊在緩緩往下流動著,可誰都知道,不久后,這血液就會被河水沖刷的一干二凈,不留下任何痕跡。

“你覺得我說的是假的?”我看向了閆知著。

閆知著抱起了玻璃缸子,說道:“女朋友,做這種事情為男朋友還債,你覺得現實么?不對啊,我怎么看著這里面不止兩個心臟啊,好像還有一個小的?”

我拿手電筒照去,果然,在這個玻璃壇子的一側,還有一個似乎已經萎縮了的心臟,看上去有點年頭了。

“媽的,這什么東西啊?!遍Z知著說道:“還是讓安畫微去檢測一下吧?!?/p>

我們點了點頭,安排刑警將里面的證物都帶走了。

就在這個時候,李亦婷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一個沒有備注的號碼打來的。

閆知著看了看眾人,開了免提。

一個暴躁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了出來,那是一個沙啞的男人的聲音:“我靠,你舍得開機了?李亦婷,我告訴你!你可不要和我?;?,是你自己說要替張修明還錢,讓我們別纏著他,說話可要算數啊?!?/p>

“你之前可是答應昨天給我五十萬的,你交錢,我就把欠條給你?!蹦锹曇衾^續說道:“如果你還要墨跡的話,我就找到張修明,把他的腿打折……”

“彪哥是吧?”我問道。

“你小子誰???”那頭說道:“李亦婷呢?”

“明天來蕭河大橋的橋洞這里,我把錢給你,你把欠條拿來?!蔽艺f道。

“好,記得別?;恿??!北敫鐠鞌嗔穗娫?。

閆知著看著我說道:“對方叫彪哥你也知道?”

我聳了聳肩,說道:“現在你還認為,世界上沒有愛情么?”

我知道張修明在剖開李亦婷%膛的時候,心里想著什么??晌也恢?,那個時候的李亦婷在想著什么。她被堵上了嘴,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剖出了她的心臟。

或許她會說,你看啊,我把我的心都交給你了,我是那么的愛你,你感受到了么?

張修明其實早就擁有了愛情,只是他根本看不到罷了。

猜你喜歡

  1. 懸疑推理
  2. 驚悚恐怖
  3. 恐怖靈異
  4. 都市異能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