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全球巨尊

更新時間:2020-01-12 18:19:53

全球巨尊 已完結

全球巨尊

來源:掌文 作者:西街許少 分類:都市 主角:王起,蘇雯

主角是王起,蘇雯的小說故事寫的很是精彩,《全球巨尊》由西街許少傾力創作的一本都市類小說,內容講述了人可負我,但因果不負!他是個底層的不能再底層的小人物,受盡冷眼嘲諷,直至有一天,他才知道,哪些看輕他的人,伏臥在他腳下搖尾乞憐的資格都沒有……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接待王起的地點,是酒店的頂層。

這種級別酒店的頂層,往往是大佬人物的辦公休息一體化場所……

眼前來來往往的,看上去都是衣品不凡非富即貴的成功人士,王起這身地攤貨打扮,多少顯得格格不入。

稍微猶豫了下,他還是踏入電梯按了通往頂層的按鈕。

……

……

頂層一片綠意盎然花木扶疏,如同空中花園一般,挺講究的。

王起顧盼四下,尋找那所謂的辦事處時,一道身影走來。

二十左右年紀,身著一襲銀色旗袍,襯得身材玲瓏有致,裙擺略短一些,更顯得風情無限,一頭青絲盤起,露出好看雪白的頸脖,眉黛如山,五官不遜色熒屏上的女明星,目光卻是露出絲絲質疑。

"你好,不好意思,這里閑人免進。"

旗袍女子開口,語氣客氣,卻是隱隱透著一絲警告。

王起掏出手機,再次確認了先前的信息。

"這位美女……是這樣的,有人讓我來…說是我有一千萬…對了,對方知道宏圖福利院,是她主動打我的電話……"

"一千萬?宏圖福利院?"旗袍女子眉頭已經蹙起,眼中鄙夷神色漸濃。

一定是窮瘋了,且腦子還不好。

"???"王起注意到旗袍女子態度上的變化,心中有些動搖,"喏,是這個號碼,你看看,要不我試試再打給她……"

說著,王起想要遞過去手機。

就是那個丟給手機維修店,老板都不帶正眼看的老款小米機。

旗袍女子一瞅,眉眼更是清冷下去。

她有耐心,不代表她要跟一個窮瘋了的DS青年浪費時間。

這里可是王家分辦事處之一!

王家吶,真正的云端世家,那些明面上的富豪家族都得仰望的超級望族!

"你還是趁早離開吧,我算是好說話的了,要是驚動了劉老師……"

女子眼中閃過一抹敬畏神芒,及時收住了話頭,旋即朝王起客氣作出"慢走不送"的手勢。

王起也是看出了什么,雖說有些不甘心,但也已動了離開的念頭。

這時,走廊盡頭的那頭,門打開,走出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子,背對著出來,連連彎腰道謝,似乎里頭的人物,地位如天。

再回首,面色已經恢復了那種地位不凡者的絲絲傲慢。

"小月,這位是……"

西裝中年人信步走來,打量了一眼王起,眼兒瞇成一條縫。

旗袍女子露出絲絲恭敬神色,客氣地朝這位男子點了點頭。

"謝老板,沒啥,只是一個認錯地兒的,說什么要來這里拿一千萬……"

女子目光溜溜一轉,意味深長。

西裝男子哈哈一笑,搖了搖頭。

"小月,喊人轟走就是了,對于這種人,沒必要客氣…就是我本人想要見劉師一面辦事情,都得事先約見……什么阿貓阿狗都能胡來?!"

"謝老板說的是。"旗袍女子附和那西裝男子一聲,再回首,眉眼已冷,"還不快走,真的要等到安保人員過來轟你?!"

西裝男子戲謔一笑,斜睨一眼王起,搖了搖頭,就要踏步而去。

這時,被無視的王起,手中小米機震動,閃爍出一條短信。

"我已經跟老劉交待過了…對了,你到了嗎,事情辦妥后,記得給我打個電話,我在京城,現在不方便多聊,先這樣。"

老劉,劉老師,劉師?

對上了!

王起窮是窮,卻也不是笨**。

再一轉念,不就是見個面嗎,就算是假的,也是有人在牽頭,又不是自己的錯。

想到這,王起加快了腳步,直接從背影迷人的旗袍女子身后超車過去……

"喂喂,你怎么回事?!瘋了嗎?"

旗袍女子在身后急的直跺腳,甚至已經有安保人員驚動,可這一切,王起置若罔聞,直接推開了虛掩的門。

事實上,女子并未追上去,因為走廊盡頭那扇門,不是她夠資格可以踏足的……

她不過是負責接待事務,更多時候,就是聽候差遣的角色。

幾名安保人員過來時,女子心中不知為何,卻是生出一絲**?。

地獄無門你偏闖!

王家的分辦事處,你小子也敢闖,等著倒霉吧!

而不遠處那個西裝男子也是駐足折回,目光玩味。

硬闖王家分辦事處,下場必然挺慘……

"小月,沒事,劉師要是責怪你的話,有我作證是他闖進去的……"

……

……

里頭的裝潢擺設,著實出乎王起的意料。

濃濃的書卷氣,夾雜著類似中藥藥香的味道,有點古怪。

可這看上去,倒像是個中藥世家和喜歡收藏書畫者的書房……

"京城那頭的事,不歸我管…嗯,要是人到了秦城境內,一切好說,是我管轄之處…有軍方背景?呵呵,你太小看我們辦事處了,不用三天時間,一天之內,他的家族覆滅!"

電話掛斷,一位身材保持的很好,西裝口袋插著紅色絲巾的五十多歲老者,隨著椅子后轉,緩緩轉過身,目視闖進來的王起。

一道冷冽到極致的殺芒閃爍,旋即黯淡下去,化為絲絲驚疑。

他在打量這位底層青年。

王起心中一顫,這眼神實在霸道!

可他仍是硬著頭皮挺直身軀,說道:"你好,我叫王起,是…是來詢問一下關于一千萬一事……"

王起越說越是沒有底氣。

這位老者的威儀,哪怕是收斂殺芒,仍是透著一種說不上來的威壓,這是他從未感受過的。

這種氣度,就是面對秦城大學的校長,他都沒感受過。

就是單純的威壓,做不得假。

"王起?"

老者深呼一口氣,念叨了一聲這個名字,眼神一垂,似乎是陷入了漫長的記憶之中。

是啊,印象中,王家這個超級望族里頭,族譜上,是曾記載著這個直系血脈的名字,只是……

一個龐大的望族,必然會有勾心斗角,必然會有內耗,成王敗寇,上一代為了保住血脈,舍棄權富尊優,這樣的事情,他當然清楚。

目光一抬,此老者已經強收心境,面色恢復了平和。

是福是禍,是這個王家血脈的命,他只能當一個旁觀者,根本不會站隊。

很快,這位老者起身,態度微露恭敬,不管是真心的還是敷衍了事,至少是如此。

"王少,你的事情我知道了。"

王起直直愣住,這變化也太大了吧。

這還沒完,老者上前,主動跟王起握手,似乎先前的殺芒和威壓,就是一個錯覺。

"王少,這樣,你留下銀行卡號后先回去……是這樣的,我叫劉少卿,是你家族秦城辦事處的負責人,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話,可以找我,此外,聽劉某一句勸,這一千萬只是個開始……但這里頭有利有弊,我本人是希望你放好心態,先有個過渡,不急于一時……"

老者說完,直視王起,目光復雜,曇花一現。

王起則是有些懵比,心中翻涌著強烈的好奇心,可思緒太亂,他一時半會無法理清。

直至被這老者態度和善地送至門口,仍是有些回不過神來。

"王少,記住這句你父親曾說過的話,人可負我,但因果不負!一切,還只是個開始……劉某先回去給你轉賬,就不遠送了。"

老者轉身沒入。

此時,那西裝富人和旗袍女子正等著看好戲,幾名安保人員虎視眈眈,就在不遠處,幾道目光皆是投向王起,不善!

"劉師果然是宰相肚里能撐船,好風度!"西裝富人一臉神往。

旗袍女子小月心中附和,高跟鞋一蹬,迎了過去,面色當然是不會好。

"劉老師是不跟你一般見識,但你強闖我們辦事處……哼!"

旗袍女子話音一落,那些安保人員,如狼似虎,一擁而上。

西裝富人謝老板則是雙手抱%,冷眼看戲。

"你們……"

王起從小在底層長大,哪里會見過這種場面,幾個安保人員沖上來,要說不慌那是虛的。

滴!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傳來短信鈴聲,熒幕上,隱約可見銀行轉賬信息,而不等他低頭查看,走廊盡頭的門打開,那老者龍行虎步,疾步而來。

就算還沒回到權利核心,可這年輕人畢竟是王家的血脈,潛龍在淵的人物,就是他劉少卿,也是惹不起,至少是暫時不愿得罪。

這個王起一輩子平庸也就算了,萬一真的逆襲,重新入了那老爺子的視野當中,那可就……

這一抬頭,卻是看到王起被幾個安保人員強扭著,就差沒有真正動真格了。

那個西裝老板也是趁亂,隔著人縫,朝王起踹了一兩腳,差些踹著。

"住手!都給我滾!"

劉少卿雷喝一聲,震痛眾人耳*。

西裝富人和旗袍女子大為不解,這位大人物竟然幫一個窮酸學生解圍,這……

"劉老師,他是來鬧事的,我之前攔著他了,沒想到……"旗袍女子試探性問道,仍是不愿相信這個事實。

"是啊劉師,就是一個底層小渣滓,不知您為何……"西裝老板也是有點不解。

啪!

劉少卿反手就是一個響亮耳光,打的西裝老板七葷八素。

"你懂什么,再胡言亂語,就是找死!"

全場死寂!西裝老板捂著臉大氣不敢出,低著頭滿腦子問號。

老者這才跟女子沉聲開口。

"小月,不知者無罪,這次我不怪你,沒啥事的話,送送王少,就用秦老板那輛接送貴賓的車吧。"

嗯?!

秦老板當然是指秦海大酒店的法人代表,而那輛豪車,說的是秦城寥寥幾輛勞斯萊斯幻影里頭,最出名的那輛,現在,卻要用來接送這個家伙?

不止旗袍女子三觀被刷,那幾位愣在原地的安保人員,也全然是懵比了。

很快,旗袍女子反應了過來,看待王起的眼神,已經有了變化。

連劉老師都要護著的人物,非等閑吶!

可就在她想將功贖罪心亂如麻時,王起也是處于震驚茫然之中,趁亂,連手機短信都沒看,匆匆離開了秦海大廈頂層……

老者的目光悠遠……

那西裝富人心中震怖,久久沒有緩過神來……

旗袍女子則是心中懊惱無比,連劉老師都這么恭恭敬敬,恐怕地位層面就是秦城的頂級大少,也是望塵莫及。

究竟是誰呢?

……

……

離開秦海大廈后,仍是驚疑不定的王起,打開手機,映入眼簾的,赫然是那條銀行轉賬信息。

"我擦,真的是一千萬!"

先前的夢想有了實感,他緊握雙拳,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云嫣。

云嫣不是嫌棄自己連蘋果X都送不起嗎,現在就是一輛豪車自己都送得起了,她知道的話,會怎么想呢?

出了秦海大廈,王起去了一趟ATM。

當銀行卡扣款信息如期而至時,他才徹底相信這一千萬,真的是自己可以支配。

雖然他只是嘗試性取了幾千塊,但這已經足夠說明了什么。

一切有了最初的實感,窮苦慣了的他,甚至懶得去多想自己的身世,那個威嚴的劉師,以及身份不明的那個京城女子……

揣著新票子,他去了一趟屈臣氏,隨后又去了一趟花店,預訂了九十九朵玫瑰花……

……

……

"王起,你小子瘋了?"

李龍上上下下瞅著拎著屈臣氏化妝品的王起,像是看一個無可救藥的傻子。

陳楓則是嘆了口氣,看向王起的頭頂,搖著頭。

頭頂一片綠油油的,這家伙怎么想的,竟然還煞費苦心的想要讓那個云嫣回心轉意。

王起笑了笑,說道:"哥幾個別這么瞅我,我慌!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我還是想試試,萬一她真的只是想氣我呢?"

他從來不想以惡意去揣測任何人,尤其是自己的女友……

很快,王起在李龍和陳楓的注視下,換了身在以純服飾店剛買的新衣服,打理了一下,也算是有了點意氣風發少年郎的模樣。

"行吧,為兄弟兩肋插刀,應該的,就是希望你小子到時候不要嫌棄自己丟人!"

李龍抄起掛墻上的吉他,按到陳楓手上,隨后將那套屈臣氏化妝品拎起。

"出發吧,我的文藝青年陳詩人,還有我可愛的情商不咋地的王沉!"

李龍嘿嘿一笑。

陳楓扶了扶鏡框,抱好吉他,而王起則是徑直走出寢室大門,朝云嫣所在的宿舍大樓走去。

玫瑰花,屈臣氏化妝品,這只是個開始,要是云嫣真的只是氣自己,他打算告訴這個女孩自己的秘密,到時候別說蘋果X,送輛豪車都不是什么問題……

……

……

女生宿舍樓二棟,已經是沸騰狀態。

不止是云嫣宿舍那些姐妹,整棟宿舍樓的女生,以及底下來來往往的學生,**女女,包括宿舍管理員大媽,目光都是注視著底下那三人,幾乎是到了焦土化級別的騷動。

"我的天,那位就是云嫣的男友?跟誰學的,還懂得使用這種浪漫招數了,嘻嘻,可惜啊,我聽說云嫣已經跟了劉浩那個有錢人家的公子哥,人家可是開豪車的主兒,就這點送花的招數,得分人吧。"

云嫣最近可是二棟女生宿舍的名人,畢竟是傍上了劉浩這個商二代,關于王起這個前男友,在喜歡八卦的女生堆里頭,猜出來也是正常。

云嫣宿舍里頭的姐妹,更是陷入一片熱論之中。

鄙夷嘲諷看輕,是主調!

一個連給女友買份像樣禮物都不行的主兒,就算穿上了新衣服,就算出了血本買了這么多玫瑰花,還帶上了屈臣氏牌子的化妝品套裝,又如何?

在云嫣已經跟劉浩那個商二代好上的前提下,怎么瞅,這王起都像是個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而且,云嫣宿舍的姐妹當然知道,云嫣雖然跟王起在一起一年多,可根本就沒發生過關系……

"喂,王起,小嫣讓你趕緊回去,你這樣只會是更顯得丟人,還有,她說了,這些花和禮物你還是趕緊退回去,免得到時候又得從飯錢里頭省著。"

云嫣的宿舍窗口,有人探出頭來,嗓門挺大。

話音一落,一陣哄笑傳開,便是宿舍管理大媽都是搖了搖頭,以一種可憐的目光看向王起三人。

沒錢還裝什么浪漫,連女友都嫌棄!這是絕大多數圍觀人群的想法。

李龍和陳楓互視一眼,也是覺得臉上有些火辣。

"王起,要不咱們撤吧,怪丟人的!這女的正是夠絕情的,媽的,連臉都不露的,這會兒說不準正跟那個劉浩在打情罵俏呢。"李龍忍不住勸了一聲。

"李龍說的對,王起,咱撤吧,這吉他我彈不動啊……"陳楓也是左看右看,不知為何,懷里的吉他沉的一比。

王起卻是踏前一步,抬著頭,目光里還是閃爍著希望。

"小嫣,在嗎?"

他喊了一聲,不少人頓時覺得有些唏噓,可現實就是現實,這么大的動靜,對方肯定知道,可一直不露面,已經足夠說明什么了。

王起卻是沒有在意周遭人群的指指點點和各種神情目光,他只是覺得,單單是電話里頭那些話,怎么能讓自己死心,再說了,自己現在有了一千萬,比那什么商二代劉浩根本不會差。

只要云嫣肯露面,他甚至打算跟對方說出自己這個秘密……

他仰著頭,望眼欲穿,四下卻是投來更為熾熱的道道目光,如同看一個綠油油的可憐蟲。

這時,熱鬧之中,后頭傳來幾道喇叭聲,一輛路虎攬勝出現在人群后頭,只不過并沒有引起人群的太多關注,畢竟全場的焦點都放在那個捧著花束的學生身上,以及樓層上那個窗口。

"寶貝兒,你來了!"

猜你喜歡

  1. 現代短篇
  2. 都市異能
  3. 熱血爽文
  4. 精品長篇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