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解憂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陸先生,你夫人掉了 > 第四章:羞辱

第四章:羞辱

阿北北北北 2019-12-29 12:39:51

秦蓉趕緊把陸家的管家迎了進來,禮節性寒暄后,秦蓉把程思雨拽了出來:“我家有兩個女兒,思雨長得漂亮,最重要的是為人端正,你看……”

程依瑾聽著秦蓉的話,仿佛吃了蒼蠅一般惡心。秦蓉的意思是她為人不端正?

秦蓉話音未落,管家就打斷了她的話:“我們總裁指明要娶你們程家長女,程依瑾小姐?!闭f著,管家的目光落在程依瑾身上。

“我?”程依瑾指著自己,表情驚詫。秦蓉和程思雨的臉色也有些難看。

管家點了點頭:“對。這是我們總裁交代的。聯姻后,程家現有的債務,陸家將全額承擔?!?/p>

程依瑾本來想拒絕,聽到這么**人的條件,遲疑了。

管家接著說:“不過也是有條件的。之后,程氏要并入陸氏,具體是作為子公司還是整個并入,還要看總裁的意思?!?/p>

“我不同意!”程依瑾沒有任何猶豫地出言拒絕,“程氏是父親傾注了一生的心血建立起來的,就算現在父親下落不明,我也一定要替父親守??!”

秦蓉變了臉色,訓斥出聲:“依瑾!你怎么這么不懂事?你是不是非要看著咱們程家垮了你才開心?”

程依瑾倔強地看著秦蓉:“父親還會回來的!要是父親回來發現程氏已經易主,父親怎么辦?”

程思雨冷眼旁觀,不發一言。在她看來,她這個姐姐算是蠢到了極致。難道拒絕了聯姻,就能保住程氏?光是債務就能把程氏壓垮了。

程父還在的時候,就偏愛程依瑾更多一點。同樣是程家的女兒,程思雨始終覺得不公。她明白緣由,程父對程依瑾生母的愛,全部轉移到了程依瑾身上。

現在程氏垮了,程思雨也沒有半分的感傷。如果不是擔憂自己往后還能不能過先前的富家女的生活,她根本就不會在乎程氏的死活。反正公司的事情,程父也從來沒讓她插手過。

秦蓉轉頭吩咐程思雨:“把你姐姐帶回樓上。這樁婚事就這么定下了?!?/p>

“我不嫁!你問過我的意愿了嗎?”程依瑾反駁著,被程思雨連拉帶拽地拽了回去,扔回了房間鎖上門。

程依瑾心下一片悲涼。父親不在了,她就連婚姻大事都成為了可以隨意被他人做主的商業工具。

她離場之后,秦蓉和管家很快達成了一致,同意陸家的條件,同時,陸家下午就會對外宣布這個消息,次日就完婚。秦蓉對這么快的速度完全沒有任何意見,夜長夢多,只要程依瑾嫁過去生米煮成熟飯,程依瑾就是再反對也沒有用了。

管家離開之后,秦蓉立刻上樓開了程依瑾的門。程依瑾沒有半分好臉色:“你來干什么?”

“明天陸家就會接你過門,沒有時間了,下午你就去醫院?!?/p>

程依瑾一愣:“去醫院干什么?”

“把處那個修補好?!鼻厝睾掼F不成鋼地嘆了口氣。她怕陸家發現程依瑾不是...,會把程依瑾送回來。如果能讓思雨嫁過去該有多好?不用擔心這些,思雨還能享受榮華富貴。她不明白,程依瑾比程思雨強在哪里,讓陸家點名娶她?

程依瑾本想拒絕,垂著眸子想了想,答應下來:“好。下午我就去?!?/p>

秦蓉雖然訝異程依瑾怎么會答應的這么容易,卻也沒有多說什么,轉身出了房間。

程依瑾簡單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門。她根本就沒準備去做什么修復手術。不論緣由是什么,沒了就是沒了,她不想造假。

她怕秦蓉的人跟蹤她,先裝模作樣地進了醫院掛號,而后直接奔著醫院后門而去,從后門跑了出來。

她摸出手機,盯著通訊錄里“爸爸”兩個字出神。自從父親突然消失,這個號碼就再也沒有打通過?,F在她無依無靠,父親就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程依瑾摁下撥通鍵,那頭傳來的,是她聽過無數遍的機械女音:“對不起,您所撥打的號碼……”

她頹然掛斷電話,不知道還能怎么辦。遭遇了男友和閨蜜的聯手背叛,莫名失了清白之身,公司的重擔都壓在她一個人身上,秦蓉步步緊逼,即將嫁給一個素未謀面的人……

程依瑾緩緩蹲下,臉埋在手心里。前路迷茫,可她只能頑強地走下去,直到父親歸來。

……

翌日一大早,陸家接親的人就來了。程依瑾最終還是沒有離開,隱瞞了根本就沒去做手術的事情。她不是沒想過再也不回來,但她已經想明白了。

就算不聯姻,陸家也有其他的方法得到程氏。況且,陸程兩家即將聯姻的消息已經放出來了,如果她在這個節骨眼跑了,程家必定再度淪為笑柄,讓陸家失了臉面,也必然面臨陸家的報復。

騎虎難下,她別無選擇。

程依瑾換好婚服,乘車到了婚禮現場。艷紅的鳳冠霞帔,真金白銀,華麗卻沉重,壓著她的頭顱,也將壓住她往后的人生。

程依瑾等了許久,都沒有見到她未來的丈夫陸凌塵,倒是等來了管家手中的一只公雞,身上扎著一朵紅色綢花,代表著什么,已經很明顯了。

程依瑾躲在紅紗下的臉色難看起來,在場賓客也是一片嘩然。這樣的日子,就讓她,和一只公雞拜堂?

此時,同樣身著古裝的司儀的聲音響了起來:“一拜天地!”

程依瑾卻遲遲沒有動。

坐在上首位的陸母不悅地看著程依瑾:“還不拜堂,在等什么?”

程依瑾壓下心思,強打著精神詢問出聲:“為什么……我要跟公雞拜堂?陸凌塵是病了嗎?”

她不希望自己是以這樣屈辱的方式嫁進陸家。無論如何,她都想保留自己的最后一點尊嚴。

陸母冷哼一聲:“你也只配和公雞拜堂?!?/p>

程依瑾渾身一顫。陸母的話直接否定了她的問詢。陸凌塵不是病了,是根本就不想來,根本就沒把她放在眼里。

此時,陸凌塵就混在賓客之中,包裹的嚴嚴實實,坐在角落,誰都沒有注意到他。發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確切地說,這樣的局面,正是他想看到的。他不信程父會舍得連自己女兒的婚禮都不出席,會舍得她受這樣的委屈。只要能把他引出來,怎么都好說。

程依瑾倔強地直著身子,遲遲不肯拜下去。陸凌塵的角度只能看見她的背影,清楚地看見了她肩膀的顫動,心不由得一顫。

婚禮現場的氣氛安靜的詭異。程依瑾真想掀開蓋頭轉身離開,可她身上有責任。時至今日,她已經不是那個活的肆意的小姑娘了。

深吸了一口氣,程依瑾到底還是拜了下去。彎下腰的一瞬間,一顆眼淚砸在地上,轉眼就消失不見,沒有任何人看見。而程父,自始至終沒有出現。

……

夜已經深了。程依瑾孤單地坐在婚房里,白天發生的事情仍歷歷在目,她怎么都忘不掉。陸凌塵今夜還會不會回來,她根本就不抱希望。

程依瑾正準備睡下,門突然開了。一道頎長的人影閃身進來,程依瑾甚至沒來得及看清,人影就已經逼到了她面前。

陸凌塵盯著程依瑾的臉,都說女人結婚那天最美,程依瑾也不例外。陸凌塵彎身挑起她的下巴:“誰讓你掀蓋頭的?”

程依瑾用力一偏頭,甩脫陸凌塵的鉗制,直視著他的眼睛:“難道要等著公雞來幫我掀蓋頭?”

陸凌塵危險地瞇起眼。敢頂撞他的女人,他還沒見過。

他扣住程依瑾的肩,一推,程依瑾就整個人倒在了chuang上。陸凌塵借勢欺身而上,扣住了程依瑾的手腕,整個把程依瑾壓在了chuang上。

程依瑾慌了神,掙扎起來:“你干什么!”

“干什么?”陸凌塵挑著唇角,眼底卻沒有半分笑意,“大婚夜,你說我要干什么?”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 一夜荒唐 第二章:渣男真面目 第三章:聯姻 第四章:羞辱 第五章:燙傷 第六章:唐婉 第七章:人言可畏 第八章:渣男渣女惡心嘴臉 第九章:絕不會有孩子 第十章:昏迷 第十一章 有什么資格 第十二章:我沒你說的那么下賤 第十三章:你的目的達到了 第十四章:再次失控 第十五章:唐婉回國 第十六章:人品不佳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一码中特